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豆瓣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47|回复: 6

[其他] 北大藏秦簡《酒令》識小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1

主题

1

听众

17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发表于 2014-12-10 11:35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藏秦簡《酒令》識小

 

由北京大學出土文獻研究所和湖南大學嶽麓書院聯合舉辦的“秦簡牘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於本月5日至7日在長沙舉行。會上李零先生提交了《北大秦簡<酒令>》一文,對北大藏秦簡《酒令》做出了準確的釋文和精到的考釋,筆者拜讀後深受啟發,收穫很大。下邊先寫出李零先生所作的《酒令》釋文,然後是筆者拜讀李零先生大作後的幾點小的感受和想法,供大家參考批判。因為李零先生的文章還沒有正式發表,故其一切與《酒令》有關的論述,皆應以其今後正式發表的文章為準。

 

竹牘

 

東菜(採)涇桑,可以食(飤)蠶。愛般適然,般獨安(宴) 1 湛,食(飤)般已叔(就)㱃子湛。寜見子般,2 不見子湛?黃黃鳥虖(乎),(萃)吾蘭林。3

 

木牘一

 

不日可增日可思,檢檢(鬑鬑)柀(披)髮,中夜自來。吾欲爲怒 1 烏不耐,烏不耐,良久良久,請人一桮(杯)。黃黃鳥邪,醉(萃)吾冬栂(梅)。 2(正面)

 

木牘二

 

㱃不醉,非江漢殹。醉不歸,夜未半殹。趣趣駕,雞未鳴 1 殹天未旦。▋一家翁濡(嫗)年尚少,不大爲非勿庸譙(憔)。心 2 不翕翕,從野草斿(遊)。 3 (正面)

 

令骰

 

不㱃。 自㱃。㱃左。 㱃右。 千秋。 百嘗。

 

 

一、    關於《酒令》的體裁:

 

李零先生已經注意到該篇的語句由“三、四、七”句式組成。我認為這應該是秦國的民謠“相”的一種變體。“相”的標準句式是“三、三、七、四、七”,《酒令》中“㱃不醉,非江漢殹。醉不歸,夜未半殹。趣趣駕,雞未鳴殹()天未旦”是“三、四、三、四、三、七”句式,“不日可增日可思,檢檢(鬑鬑)柀(披)髮,中夜自來。吾欲爲怒烏不耐,烏不耐,良久良久,請人一桮(杯)。黃黃鳥邪,醉(萃)吾冬栂(梅)”是“七、四、四、七、三、四、四、四、四”句式。“相”這一文學題材除見於《荀子·成相》篇外,出土資料中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篇以及銅鏡銘文中也有零星的發現,李零先生曾有專門的論述。酒令用民謠調式來吟唱,是很自然的事情。

 

二、    關於兩個人名

 

李零先生在會上發言時指出竹牘中提到的“盤”和“湛”兩個人名蘊含著意義這一點很有趣味。先秦典籍中經常有這種為扣合文意編造出的“喻名”。“盤”有歡樂、娛樂的意思,“湛”也有“喜樂”的意思,而且“湛”通“沉”,有沉溺、耽湎的意思,這也可與《酒令》的主體相扣合。

 

三、    關於“黃鳥”意象

 

值得注意的是,文中兩次提到“黃鳥”這一意象,即“黃黃鳥虖(乎),(萃)吾蘭林”和“黃黃鳥邪,醉(萃)吾冬栂(梅)”兩句。這兩句的句意與《詩經》中的“黃鳥於飛,集於灌木”、“交交黃鳥,止于桑”、“交交黃鳥,止于桑”、“交交黃鳥,止于楚”的句意非常接近。《詩·國風·黃鳥》說的是秦穆公死後以“三良”(“奄息”、“仲行”、“鍼虎”)殉葬的事情,《酒令》文中有兩段以“黃鳥”的意象為結尾,不知與這一背景有無意蘊上的聯繫。

 

四、    關於幾個字詞的解釋

 

1、木牘一“不日可增日可思”一句,李零先生解釋說:

 

“不日可增”,猶言“日不可增”。“不日”,通常指眼下的幾天,這裡是說去日苦多,今後的日子沒幾天了,只會減少,不會增多。“日可思”,是說已經過去的日子還留在心頭,縈繞不能去。李白《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與此是類似表達。

 

按“日可思”的“思”字在此應該屬於“字面平易而義不常見”之例。“思”有“愛”、“惜”義(見拙作《秦“敬老思少”成語璽考釋》),“日可思”中的“思”字就應該是用為“愛惜”的意思。“可”謂“應該”、“應當”,“日可思”就是應該愛惜或珍惜時光的意思。

2、木牘二“一家翁濡(嫗)年尚少,不大爲非勿庸譙(憔)”一句,李零先生讀“翁濡”為“翁嫗”,將“譙”讀為“憔”,將這句話翻譯成“老夫老妻年還少,沒錯虧心事,不必把心焦。”

按將“翁濡”讀為“翁嫗”很可疑。首先“嫗”字雖然也偶爾用為泛指婦女,但是最常見的用法還是指老年婦女。文中既然說“年尚少”,用“嫗”字就很不合適。二是推想婦女喝酒在當時不應該是常態,在這種平時極為流行的《酒令》中提到婦女喝酒,且認為“不大為非”,似乎有些難以理解。我們認為“翁濡”應該讀為“翁孺”,“翁孺”猶後世言“老孺”、“耄孺”,即“老少”的意思,在此還應該是專指男人。秦漢有很多人以“翁孺”為名的,既見於史書,也多見於璽印,猜測即與此用法有關。

“譙”字李零先生讀為“憔”,我們認為還是讀為本字更好,“譙”,責備、譴責也。“不大為非勿庸譙”,就是指喝酒這件事“不是啥大毛病,就不用責備了”的意思。

3、令骰中的“百嘗”一詞李零先生懷疑是“指舉杯共飲”,我們認為“百嘗”就是“百味嘗遍”的意思。秦印吉語璽中也有“百嘗”,其寓意應該相同。

 

回复

举报

20

主题

3

听众

1994

积分

中级用户

Rank: 2

发表于 2014-12-10 17: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曰古氏 于 2014-12-10 17:22 编辑

既然是講喝酒的,“黃黃鳥虖(乎),艸醉(萃)吾蘭林”和“黃黃鳥邪,醉(萃)吾冬栂(梅)”句中的兩個“醉”字或當如字讀?
大概是李零先生覺得前面說“黃鳥”後面說“醉”不辭吧,——其實喝酒嚒,說得可以是醉話,連“黃鳥”都喝醉啦,更可見氣氛之熱烈。
——亦或許古人用詞本來就是語含雙關的。

20

主题

3

听众

1994

积分

中级用户

Rank: 2

发表于 2014-12-10 17:25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當年聽到的一個酒場趣話:“小鳥都能喝二兩。”大概也就是這個意思吧?

1

主题

1

听众

17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发表于 2014-12-10 17:32 |显示全部楼层

說秦簡中“次席”的“次”

 

 

由北京大學出土文獻研究所和湖南大學嶽麓書院聯合舉辦的“秦簡牘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田天女士提交了一篇名為《北京大學藏秦簡<祠祝之道>的文章,對北大藏秦簡《祠祝之道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考證,讀後收穫很大。文中引用了《祠祝之道》的部分簡文,其中兩次出現“次席”:

 

祠道旁:南卿(嚮)二席,=(席)腏(餟),合東卿(嚮)、西卿(嚮)各一席,=(席)三腏(餟)。召曰:“大尚行主、少尚行主,合三土皇。(06—001)”

次席。御吏(事)皆(拜)。乃腏(餟)。上(湯)(饌),即腏席後,腏各如其席前。宰尊所各一腏(餟),席一沮(俎)。﹂龍己酉,(06—002)

用,主者皆有疢。其炊所皆有五腏,=(腏)已祠而燔之。欺(期)一上酒,四上而潏。(06—003)

:南鄉一廣=,(廣)二腏(餟), 中九腏(餟)。召曰:咎皇(?)。神皆次席(拜),乃腏(餟),上(湯)。欺(期)用。(L—002)

 

田天女士對“次席”有考證,她指出:

 

 06—002簡之所謂“神次席”之“次席”,也見於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馬禖篇:

 

        四廄行:“大夫先兕席,今日良日,肥豚清酒美白粱,到主君所。主君笱屏詷

馬,敺(驅)其央(殃),去一五七背其不羊(祥)……。”一五八背

 

  上引文中之“兕席”,郭永秉改釋為“次席”,認為指《周禮》五席中之“次席”。下文L-002簡中也有“神皆次席”之語,可證郭永秉的改釋正確。不過,此處如將“次席”解釋為《周禮》鄭注中以桃枝編制之席,文義並不十分順暢。簡文中的“次”應為動詞,或可以直接解釋為次列、以次而列或“相次”。所謂“神次席”或“神皆次席”,都出現在呼喚神靈的名字之後,或可理解為召喚神靈下降,以次列席,之後便可展開祭祀活動。

 

按田天指出“次席”的“次”應為動詞這一點非常正確,不過將“次”理解為“次列”、“以次而列或相次”似乎與文義也不密合。我們認為“次”在這裡就應該讀為“即”,“次席”就是“即席”。《書·康誥》:“王曰:‘汝陳時臬事,罰蔽殷彜,用其義刑義殺,勿庸以次汝封。’”孔傳:“勿用以就汝封之心所安。”《左傳·襄公三十年》:“使次己位。”以上兩例“次”字其實就應該讀為“即”。古音“次”在清紐脂部,“即”在精紐質部,古音很近。戰國貨幣里有“楡即”布,裘錫圭先生指出:

 

榆即就是古書上的榆次。“即”、“次”二字古音極近,可以通用。《說文》“”字古文作“”,山節藻梲之“節”《說文》作“”,可證。

 

可見“次”用為“即”絕無問題。

“即席”即“就席”。《仪礼·士虞礼》:“尸即席坐唯主人不哭洗废爵酌献尸,尸拜受。”文中的“尸即席”與上引秦簡文中的“神次席”句式相同,可以比照。

主题

听众

0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发表于 2014-12-10 23: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行僧 于 2014-12-10 23:30 编辑

借着酒令先生的帖子也说两句:
1.“不日可增日可思”中的“不日可增”就是无日可增之意,“不”有无的意思。《诗经•王风•君子于役》:“君子于役,不日不月。”郑玄笺:“行役反无日月。” 
2.“黄黄鸟”、“趣趣驾”,应为“黄鸟黄鸟”、“趣驾趣驾”吧,重文符号省了一个。《诗经•小雅•黄鸟》:“黄鸟黄鸟,无集于桑,无啄我粱。”

主题

听众

0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发表于 2014-12-16 12:22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家翁濡(嫗)年尚少”,疑“家翁”是指一家之长,酒令先生读“濡”为“孺”可从,“一家翁孺”意思是一位家长的小孩子

0

主题

1

听众

28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发表于 2018-5-13 10:21 |显示全部楼层
古人饮酒亦得个中乐趣,今日之饮酒虽不乏不醉不归的豪迈,总是缺些真淳味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用豆瓣登录 

1.论坛增加文档在线浏览功能,可以将格式较为复杂的帖子放在wordtxt文档中作为附件上传,上传后即可在线显示。讨论区中此类附件允许下载
2.如要使用文档在线浏览功能,要在快速发帖区或者高级模式下的旧编辑器中上传附件方可在线显示,通过新编辑器(ewebeditor编辑器)上传的只能作为普通附件,需下载方可阅读。
3.如需上传较大图片,请点击编辑器上方显示为回形针图标的按钮上传。显示图片图标的按钮只能链接网络图片。
4.新编辑器(ewebeditor)使用说明见 http://www.gwz.fudan.edu.cn/ShowPost.asp?ThreadID=4701

Archiver|手机版|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

GMT+8, 2018-7-21 19:48 , Processed in 0.15948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