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單育辰:釋(丙+止)
在 2008/8/18 15:54:19 发布

釋“

(首發)

 

單育辰

吉林大學古籍研究所

 

 

甲骨文中有一個字出現的比較頻繁,作下形:

(《合》14001     (《合》12997反)

孫詒讓認爲此字從“內”從“止”,爲“遹”之省文;羅振玉釋爲“処”;王襄釋爲“定”;于省吾先生從孫詒讓說亦認爲上部字形爲“內”,是“”之初文,並讀爲“退”;張秉權先生把此字隸定爲“”,讀爲“阬”;林小安先生認爲與“”爲一字,讀爲“各”。[1]

孫詒讓、羅振玉、王襄的說法與字形全然不合;林小安先生認爲此字與“”同爲一字,是從《合》6650化”之“”作“”來考慮的,不過此版“”被刻成“”,乃是偶見的訛形,從大量辭例來看,這兩個字並不相同,並且林先生釋“”爲“各”恐亦有誤;于省吾先生說法的影響頗大,但釋“退”於很多文義難以講通,更重要的是,此字的上部並不從“內”,甲骨文中“內”用“入”字來表示,如《合》34189“庚辰卜:于外土”與“庚辰卜:于入(内)土”對貞等,“內”即用“入”字表示。[2]此字上部與甲骨文常見的“丙”實無區別[3],故此字應隸定爲“”。在這一點上,張秉權先生的隸定是準確的,不過他把“”讀爲“阬”於許多辭例仍然難以講通。

我們認爲甲骨文中的“”應從“丙”得聲,可讀爲“逢”。“丙”上古幫紐陽部,“逢”上古並紐東部,幫、並皆屬唇音,陽、東二部旁轉,可互通,比如陽部的“方”可通東部的“邦”、陽部的“康”可通東部的“庸”等[4],又如陽部的“庚”用作東部的“庸”的聲符。下面我們把甲骨文中有關“”的所有辭例列舉出來(爲清晰起見,於地名和人名下我們加以波浪線),並做出說明,以驗證這個說法:

 

1)貞:王其逐兕,隻?弗兕,隻豕。

貞:其逐兕,隻?弗兕。                       190  賓組)

2兕?                                            合》33423    歷組)

3*                                          10442    賓組)

4)貞:勿豕?                                      10106    賓組)

5)□子卜,貞:隹其鹿?                          10303    賓組)

6**鹿?*寅(?)*三□*,隻鹿一。             10321    賓組)

7)□子卜,貞:隻鹿?王占曰:隹*。(10323=合補463    賓組)

8**                                          合》10426  賓組)

9)叀麋求,*(禽)?                          28369    無名組)

10)丁巳卜,史貞:乎从,虎*                     10917    賓組)

11****                                  18250    賓組)

12)辛*貞:又隻,在(?)白木*                   33380  歷組)

13區,其?在卜。                             34676    組)

這些和田獵有關的卜辭,所“*(逢)”的動物有兕、豕、鹿、麋、虎等。其中的(1)是貞問商王追逐兕是否會有所捕獲,結果沒有遇到兕,只捕獲了野豬。這裏的“逢”義非常明顯。(8)的正面卜辭有:“貞:弗其隻豕?”應與(8)有關。無名組有“冓又(有)虎”(《合》28300)、“冓又(有)鹿”(《合》28335)等,其“冓(遘)”字的語法地位與“*(逢)”相仿。

 

14)隹丁求,雨?                       12682  賓組)

15)王占曰:今夕雨。                   12997  賓組)

這是卜問是否會遇到雨,卜辭常見“冓雨”,[5]可與此相較。

 

16)辛丑卜:*人?

*今夕***?                                 (《合》21099    組)

17)王                              (《合》7757   賓組)

16)是卜問是否會遇到“”這個邦國的人。

 

18)壬寅卜,貞:帚娩,(男)[6]?王占曰:其隹申娩,吉,(男)。其隹甲寅娩不吉,*隹女。                                           (《合》14001    賓組)

19)□午卜,貞:□娩(男)?*隹丁不吉。      (《合》14076賓組)

20)王占曰:***其隹*                          (《合》14076  賓組)

21)隹****(男)*                       (《合》14103  賓組)

這是卜問遇到哪個時間會生男孩或女孩的卜辭。其中(18)的“其隹甲寅娩不吉,*隹女”是說“在甲寅那天分娩不吉利,要碰上那天就會生女孩。”

 

22)王其令*歸,弗每(悔)?                         (《合》28013    無名組)

23主,王弗每(悔),洋?                  (《屯南》2409   組)

這裏的*是人名。與(23)對貞的卜辭爲:“主,王弗每(悔),洋?”、“主,王弗每(悔),?”“在+地名+職官+人名”的結構可參看黃天樹先生《殷墟卜辭“在”字結構補說》一文。[7]

 

24)一牢,若,弜引?                         屯南295    組)

這裏的“”或是“”之訛,歷組卜辭常見“若”一詞,[8]或是表示“某、若干”等義的不定代詞,詳另文。

 

25)王占曰:及                                 (《合》517    賓組)

26)王占曰:其隹主                                 (《合》3771 賓組)

27**,其(?)用,若?八月。                     (《合》16388  賓組)

28)貞:弗其                                       (《合》7684 賓組)

29*貞:*                                 (《合補》1973   賓組)

30)貞:                                      (《合》4369 賓組)

31)□丑卜,王貞:弗其*?十二月。                   (《合》18249    賓組)

32)弗其                                         (《合》811    賓組)

33*弗其*                                       (《合》14734  賓組)

34*不其*                                       (《合》18251    賓組)

35)王占***                                     (《合》17727    賓組)

36)戊***                                         (《合》18247    賓組)

37***                                       (《合》18252    賓組)

38)己鄉不                             (《合》5247 賓組)

39)王占曰:,不克                               (《合》10165  賓組)

40**                                               (《英》1736 組)

41)□辰,子卜:我*                               (《合》21645    組)

42)乙酉卜:**                                   (《合》32936    組)

43****                          (《合》23646=《合補》8667   組)

44*王其***                      (《合》33170=3627  組別不明

這些卜辭相應詞語有所省略或殘缺過甚,這裏就沒有辦法進一步討論了,其中(25)的正面卜辭爲“□丑卜□貞:”,故此猜測此中的“甘”或許是人名。

 

還有一個字做“”,其辭例如下:

45)王其从兕?                                 《合》28408    無名組)

46)戊子卜:王其田*                               《合》29368    何組)

47***                                      《合》12172    賓組)

與“*”相比,多了一個“宀”旁,從辭例看,與“*”應是一字異體,此處亦應讀作“逢”。

還有一些做貞人名的“”,亦寫作“*”,似即賓組常見之貞人“丙”(此貞人舊亦多誤釋爲“內”):

48)癸**                                         《合補》4756   賓組)

49*卜,**禍?                              《合補》4767   賓組)

50)己未卜,貞:今夕亡禍?

丁巳卜,貞:今夕亡禍?

丙辰卜,貞:今夕亡禍?                         《合補》4804   賓組)

51**,今夕禍?                               《合補》4820   賓組)

 

此外還有個從“商”從“止”的“”字,目前僅兩見,其中(52)一辭與同版的“(禽)兕?”對貞,或亦“*”之異體,讀爲“逢”。

52兕?                                           《合補》13399  賓組)

53***                                  《合》18253    賓組)

 

 



[1] 參看松丸道雄、高嶋謙一:《甲骨文字字釋綜覽》,第0185號,東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19933月,第51頁;于省吾主編:《甲骨文字詁林》,“”、“”條,199912月,第780-783頁、784-788頁。

[2] 可參看裘錫圭:《關於殷墟卜辭的命辭是否問句的考察》,《古文字論集》,中華書局,19938月,第266-267

[3] “丙”字字形可參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編:《甲骨文編》“丙”條,中華書局,19969月,第547-548頁。

[4] 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素研究》,“通方”、“用通庚”條,山西古籍出版社,20024月,第315頁、第320頁。

[5] 辭例可參看姚孝遂、肖丁主編:《殷墟甲骨刻辭類纂》,中華書局,19891月,第1198-1201頁。

[6] ”讀爲“男”參看陳漢平:《釋》,《屠龍絕緒》,黑龍江教育出版社,198910月,第77-78頁;趙平安:《從楚簡“娩”的釋讀談到甲骨文的“娩——附釋古文字中的“冥”》,《簡帛研究二〇〇一》,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19月,第56-57頁引李學勤先生說。

[7] 黃天樹:《殷墟卜辭“在”字結構補說》,《古文字研究》第二十四輯,中華書局,20027月,第65頁。和職官“田”有關的,此文指出的有“在”、“在”、“在” 等

[8] 辭例可參看姚孝遂、肖丁主編:《殷墟甲骨刻辭類纂》,中華書局,19891月,第775頁。

 

 

本文收稿日期為2008817

本文發佈日期為2008818

 

点击下载附件:

0182釋(丙+止)


学者评论
  • admin 在 2008/8/18 15:57:55 评价道:第1楼

    本文由於技術原因,作者原加波浪線處統一改用單下劃線,加字符邊框的字改為加底紋。敬請讀者閱讀時注意。

  • ryknight 在 2008/8/19 3:14:09 评价道:第2楼

    很有意义的分析,释此字为“逢”,意义上很接近。不过,本人不赞成从音韵角度的解释。

    此字从“丙”,笔者曾释“丙”为“编钟”或“磬”之类的乐器。自己去“撞钟”,一撞一个响,这不是一个“逢”字所能完全表达的意义。因此,“丙”+“止”具有自找倒霉的含义。

  • 文化走原 在 2008/8/19 15:55:16 评价道:第3楼

    楼上这位一点证据也没有,纯属瞎猜。

  • 考古人 在 2008/8/19 17:39:41 评价道:第4楼

    我不学古文字,但看了这片文章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 文化走原 在 2008/8/19 18:04:47 评价道:第5楼

    考古人误会了。我是说ryknight。

  • 考古人 在 2008/8/19 18:08:25 评价道:第6楼

    呵呵

  • ryknight 在 2008/8/19 19:08:00 评价道:第7楼

    文化走原:您懂得什么是证据吗?

     

    http://jianbo.sdu.edu.cn/admin3/2008/wangliancheng009.htm

  • ryknight 在 2008/8/19 19:42:23 评价道:第8楼

    将“”释为“男”,难道造字者头脑发昏了?甲骨文解读意思大了。

  • 文化走原 在 2008/8/19 19:49:18 评价道:第9楼

    嘿嘿,ls这位啊,能发表出来的就叫有证据?能写成文章就叫有证据?

    读了一下,你所有的判断都是基于你自己的想像嘛。

    恩,想象力很丰富,鼓励一下。

     

    However,can you quote any  philological  evidence ?For example, 丙's pronunciation relates  a word which has the meaning of "钟" or "磬"blablabla... If you can't quote enough illustration, your scrap means nothing.

  • ryknight 在 2008/8/19 19:55:13 评价道:第10楼

    14)隹丁求,雨?                       12682  賓組)

    15)王占曰:今夕雨。                   12997  賓組)

    這是卜問是否會遇到雨,卜辭常見“冓雨”,[5]可與此相較。

    ------------------------

    以(15)为例,王要出行,担心遇到倒霉的大雨,才占卜。甲骨文有“冓”,为什么还要造“丙+止”?

  • ryknight 在 2008/8/19 19:58:58 评价道:第11楼

    However,can you quote any  philological  evidence ?For example, 丙's pronunciation relates  a word which has the meaning of "钟" or "磬"blablabla... If you can't quote enough illustration, your scrap means nothing.

    ---------------------------

    Do you really think anything relates to pronunciation is evidence? I know, almost every "philologist" believes this!

  • ryknight 在 2008/8/19 20:04:45 评价道:第12楼

    Philological evidence = Pronunciation correspondence

    That's the imagination of Chinese philologists!

  • ryknight 在 2008/8/19 20:13:29 评价道:第13楼

    However,can you quote any  philological  evidence ?For example, 丙's pronunciation relates  a word which has the meaning of "钟" or "磬"blablabla... If you can't quote enough illustration, your scrap means nothing.

    ------------------------------------

    Please note: 丙's pronunciation relates to 庚and 庸, which, of course, has the meaning of  "钟"  because all of these words give off sounds.

  • 文化走原 在 2008/8/19 20:17:51 评价道:第14楼

    The imagination of Chinese philologists is more better  than yours.Their "imagination" is based on classical literature and the inner-relationship of ancient Chinese.Your imagination is based on your  concoct.

  • 文化走原 在 2008/8/19 20:29:26 评价道:第15楼

    哈哈哈,如果丙能直接读为庚或者庸,岂不是儒雅骑士可以直接读为儒雅鄙视?

    老兄,语言学的证据不是“有联系”就行的。甲骨中有明确的可以证明“丙”是“钟磬”的辞例?

    另外啊,钟和磬是俩玩意儿啊。您老放一块儿说,到底是说钟呢还是磬呢?

  • 乐游怀风 在 2008/8/21 11:53:22 评价道:第16楼

    释为逢这之类的意思在文例中似乎比较好讲,音韵上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挺有启发作用。不过是不是对应后世的逢字,好像最好还能有一些补证

  • ryknight 在 2008/8/22 9:16:46 评价道:第17楼

    哈哈哈,如果丙能直接读为庚或者庸,岂不是儒雅骑士可以直接读为儒雅鄙视?

    老兄,语言学的证据不是有联系就行的。甲骨中有明确的可以证明钟磬的辞例?

    <DIV style="BORDER-RIGHT: medium none; PADDING-RIGHT: 0cm; BORDER-TOP: medium none; PADDING-LEFT: 0cm; PADDING-BOTTOM: 1pt; BORDER-LEFT: medium none; PADDING-TOP: 0cm; BORDER-BOTTOM: windowtext 1pt solid; mso-element: para-border-div; mso-border-bottom-alt: solid windowtext .75pt">

    另外啊,钟和磬是俩玩意儿啊。您老放一块儿说,到底是说钟呢还是磬呢?

    </DIV>

    你说BETTER就“BETTER”了?玩笑。按照你的逻辑,“文化走原”其不是可以说成是“文化走远”!

    从时间顺序上说,本人先释“丙”为“编钟”,但后来发现,其字形更像“磬”,所以,已经写好了的论文就改为“钟磬”。让我今天说“丙”到底是钟还是磬的话,我可以肯定地告诉您:它是磬。

    说到这,我也 谈点音韵方面的证据。“磬”容易表现高音,所以古人把“丙”说成“-ing”声;“钟”容易表现低音,所以古人把“庸”、“庚”发成“-eng”。

    含有“丙”字的“丙”+“止”也是发“-ing”,而不是“逢”的“-eng”。

  • ryknight 在 2008/8/22 9:21:13 评价道:第18楼

    哈哈哈,如果丙能直接读为庚或者庸,岂不是儒雅骑士可以直接读为儒雅鄙视?

    -------------------------------------

    我说过,我不赞成100%地以音韵为“证据”。您这样讲,说明将“丙”+“止”与“逢”相联系也是不成立的。

  • ryknight 在 2008/8/22 9:24:18 评价道:第19楼

    含有“丙”字的“丙”+“止”也是发“-ing”,而不是“逢”的“-eng”。

    ---------------------

    修正:应为“也当发-ing".

  • zuyun 在 2008/8/22 11:19:16 评价道:第20楼

    这位仁兄对音韵学一无所知,就甭在这儿阐发高论了。

  • ryknight 在 2008/8/23 1:12:15 评价道:第21楼

    zuyun 在 2008-8-22 11:19:16 评价道
    这位仁兄对音韵学一无所知,就甭在这儿阐发高论了。

    ----------------------------------------

    哈!又是这个“专业”殉道者。我承认我没有去钻“音韵学”这个牛角尖,因为我认为那是一个死胡同。目前,几乎所有的“专业”学者都滥用了“音韵学”,将其奉为解读先秦文献的“不二法宝”。我将证明你们是错误的。

    我关于“丙”、“庸”和“庚”的读音分析是为字形分析服务的,与你们完全不同。

  • ryknight 在 2008/8/23 1:18:03 评价道:第22楼

    正是像ZUNYUN这样的“专业”文字工作者利用他们那没有录音,无限向“上古”外推的“音韵学”去曲解先秦文献。他们只是“粗通”(他们自己这样说)哲学,就去“猜”先秦哲学文献。

    这害了许多在他们解读结果基础上做工作的“哲学工作者”。

  • 文化走原 在 2008/8/23 1:23:04 评价道:第23楼

    没学过音韵学就能“认为”音韵学是死胡同。讲上古音居然还用汉语拼音,您老小学学得不错嘿嘿。

    你的确与我们完全不同啊,因为你根本不上路子。

     

  • ryknight 在 2008/8/23 1:23:40 评价道:第24楼

    我不知道“文化走原”是否是本文作者。我同意作者对该字的大意的确定,这是一种“以文索义”的方法,无可挑剔。但是,这种字义的对应性不是唯一的,只是一种辅助方法。

  • 文化走原 在 2008/8/23 1:25:30 评价道:第25楼

    笑话,跟你吵架的就是本文作者了?估计单先生不屑于跟你瞎扯。

  • ryknight 在 2008/8/23 1:27:06 评价道:第26楼

    文化走原 在 2008-8-23 1:23:04 评价道

    没学过音韵学就能“认为”音韵学是死胡同。讲上古音居然还用汉语拼音,您老小学学得不错嘿嘿。

    你的确与我们完全不同啊,因为你根本不上路子。

    --------------------------------------------

    严格地说,不是没有学过,而是没有深究。那本身就是“猜”。不过,有意思的是,你们只允许自己“猜”,别人在字形基础上的推论则不允许。哈哈!

    已经猜错多少了,还不自觉。您们小学都“不错”!

  • ryknight 在 2008/8/23 1:28:44 评价道:第27楼

    “吵架”?瞧你的教养。我看是讨论。

  • 文化走原 在 2008/8/23 1:30:23 评价道:第28楼

    “粗通”哲学曲解哲学 vs 不懂古汉语瞎扯古汉语

    都素高银哪。

     

    ryknight筒子,甭整天盯着谷衍奎那个书料,好好翻翻《古文字谱系疏证》之类的正经书吧。古文字不是靠瞎猜。

  • ryknight 在 2008/8/23 1:33:50 评价道:第29楼

    没学过音韵学就能“认为”音韵学是死胡同。讲上古音居然还用汉语拼音,您老小学学得不错嘿嘿。

    你的确与我们完全不同啊,因为你根本不上路子。

    --------------------------------------------

    谁在“路子”上,现在下结论还早。像你这样以北大《古代汉语》为蓝本培养出来的文字学者,我看……

  • 文化走原 在 2008/8/23 1:35:30 评价道:第30楼

    我看咱们也甭在这儿污染版面了。要是你不怕丢人,去灌水专区,要怎么扯随你。反正这两天我有空,乐意逗你。

  • ryknight 在 2008/8/23 1:37:43 评价道:第31楼

    ryknight筒子,甭整天盯着谷衍奎那个书料,好好翻翻《古文字谱系疏证》之类的正经书吧。古文字不是靠瞎猜。

    ---------------------------------------

    谷先生注重汉字源流,《古文字谱系疏证》哪里比得了?!我也批评谷先生的一些失误。我不捧《古文字谱系疏证》的臭脚。

    你是一个地道的“筒子”。有了你们,中国传统文化才“走软”。

     

  • ryknight 在 2008/8/23 1:41:05 评价道:第32楼

    反正这两天我有空,乐意逗你。

    ---------------------------------------------

    你有空,老子还没空呢。我承诺,我会和单先生探讨这个字。我会出一些证据。像你这样的,才污染版面呢。到了灌水区,也污染。复旦出这样的忤逆,让裘老蒙羞。

  • ryknight 在 2008/8/23 1:43:20 评价道:第33楼

    看到你的底子。老子不陪你了。拜拜!

  • 文化走原 在 2008/8/23 1:43:34 评价道:第34楼

    哈哈哈,王学者急了。谁说我是复旦的?我又不住上海。

    恩,期待大作问世,以解人颐。

    睡觉去也。

  • 乐游怀风 在 2008/8/23 13:00:11 评价道:第35楼

    文化走原:

    没学过音韵学就能“认为”音韵学是死胡同。讲上古音居然还用汉语拼音,您老小学学得不错嘿嘿。

    你的确与我们完全不同啊,因为你根本不上路子。

     

    是啊,最近这样的怎么这么多,什么都敢说,无所畏焉……不知问题,只谈主义……

  • 乐游怀风 在 2008/8/23 13:08:24 评价道:第36楼

    没别的意思,这两天情绪有点激动,言语过火了。不过所有问题争到最后多是方法之争,所以还不如多联系实际问题谈谈,多解决些问题,解决问题才有说服力。

  • 一上示三王 在 2008/8/23 19:02:41 评价道:第37楼

    與本文無關的討論請去論壇區。

     

    PS:學習古漢語,王力版《古代漢語》是個好教材。

  • 陳劍 在 2008/8/24 2:48:36 评价道:第38楼

    我意諸形並應釋讀爲“當”,值也,遇也,意義無不允洽。

    單先生既已注意到此字與“逢”義近,又有異體可从“商”聲作,人名中又偶可與从“”之形互作,則試將此字與“商”、“尚”、金文用爲“賞”之字(“商”,或从貝从“商”/“商減口”聲之字)等諸字聯繫起來統一加以分析,似就可明白釋讀爲“當”之理由。

    簡單地說,“商”字(本多不从“口”)本从辛从所謂“丙”形得聲,此“丙”形與獨立的“丙”字未必有關,而應本爲“尚”所从的“堂”字初文“”之繁體(此點尚乏直接的力證,但頗有旁證可據以推論。細説起來太煩瑣,請俟異日。《古研》十七輯第253頁張亞初先生說可略參)。

     

  • ryknight 在 2008/8/24 4:01:08 评价道:第39楼

    一上示三王 在 2008-8-23 19:02:41 评价道

    與本文無關的討論請去論壇區。

     

    PS:學習古漢語,王力版《古代漢語》是個好教材。

    --------------------------------------

    我基本上同意版主说法。这本教材经过几十年的完善,应该说是古汉语教材当中到目前来讲最好的一本。我个人看法,问题在于第一册。首先,将最古远的、最难读的部分列为第一册,是低估了先秦文献的难度;第二,自汉朝以来对于先秦文献的解读问题很多,所以,历史将证明,第一册有许多有待改善之处。而第一册对于文字工作者,尤其是古文字学者和学生有非常重要。

    说我说大话也好,敢说也好,算是一个在目前不太容易被接受的意见吧。我希望大家不要听到与自己不同的意见就加以大棒,提证据,多讨论才好。

    陈剑先生的意见,与本人不同,暂不加评论。不过,著名学者的参与,使本讨论增光不少。欢迎。

  • 乐游怀风 在 2008/8/24 11:19:36 评价道:第40楼

    陳劍:

    我意諸形並應釋讀爲“當”,值也,遇也,意義無不允洽。

    單先生既已注意到此字與“逢”義近,又有異體可从“商”聲作,人名中又偶可與从“”之形互作,則試將此字與“商”、“尚”、金文用爲“賞”之字(“商”,或从貝从“商”/“商減口”聲之字)等諸字聯繫起來統一加以分析,似就可明白釋讀爲“當”之理由。

    簡單地說,“商”字(本多不从“口”)本从辛从所謂“丙”形得聲,此“丙”形與獨立的“丙”字未必有關,而應本爲“尚”所从的“堂”字初文“”之繁體(此點尚乏直接的力證,但頗有旁證可據以推論。細説起來太煩瑣,請俟異日。《古研》十七輯第253頁張亞初先生說可略參)。

     

    陈先生说的很有启发……

  • 糨糊一桶 在 2008/8/30 0:16:37 评价道:第41楼

    陳劍:

    我意諸形並應釋讀爲“當”,值也,遇也,意義無不允洽。

    單先生既已注意到此字與“逢”義近,又有異體可从“商”聲作,人名中又偶可與从“”之形互作,則試將此字與“商”、“尚”、金文用爲“賞”之字(“商”,或从貝从“商”/“商減口”聲之字)等諸字聯繫起來統一加以分析,似就可明白釋讀爲“當”之理由。

    簡單地說,“商”字(本多不从“口”)本从辛从所謂“丙”形得聲,此“丙”形與獨立的“丙”字未必有關,而應本爲“尚”所从的“堂”字初文“”之繁體(此點尚乏直接的力證,但頗有旁證可據以推論。細説起來太煩瑣,請俟異日。《古研》十七輯第253頁張亞初先生說可略參)。

     

              陈先生是在讨论字形,文章以外的闲话,版主也指明了,可以到别处说.

      《古文字谱系疏证》买了,还没读完,没有想像中那么好。我是个笨人、懒人,总想读一些能解决问题的书。据说张亚初先生有未完的古文字字形源流疏证一稿,不知还有没有人再来一试,好让如我一般的懒人可以坐享其成。

  • 孙广明 在 2009/12/17 15:57:08 评价道:第50楼

    甲文“匹”与“丙”为同形异义字。“匹”为拉车之马所用肩轭象形。“上匹下止”之甲文为“驅、敺”字初文,本义为赶马。可比较“从豕从彳从止”之“逐”字。后学有小文《释“匹、驱”字》,待刊。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