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趙英達:《歸三十字母例》“衷”字辨正
在 2021/3/1 11:25:46 发布

《歸三十字母例》“衷”字辨正

 

(首發)

趙英達

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

 

S.512《歸三十字母例》知母下有一例字“”,至今仍無確解,本文認爲其當釋爲“中”,試述如下。

此字舊多釋爲“衷”[1][2][3][4],黄征、關長龍兩位先生曾從字形方面提出質疑[5][6],惜未給出新的解釋。今謂“”當是“中”字籀文隸定字“𠁩”的變體寫法。

底卷體例:中古同組聲母[7]的例字之間,豎讀爲雙聲、横讀爲疊韻。“”縱屬知母,横屬東韻,檢《切韻》系韻書,可知其屬東韻“中”小韻,當爲“中”“衷”“忠”“𦬕”四字之一[8]。從字形上看,“”與“衷”“忠”“𦬕”皆不合,唯《集韻》所收“中”的異體字“𠁩”“𠁧”與之相近。

”亦見於歷代字書:朝鮮本《龍龕手鏡》卷八《雜部》:“,古文,音中;,今增;並同,今增。”其中“”即底卷之“”。“”字最上端的兩短撇與豎筆相接,其形與“夕”極近,而下部的折筆,與“”相比則衹有筆劃長短之别,故二者實爲一字。“”是“𠁩”的偏旁易位俗字,而“𠁩”則是“中”的籀文隸定字。因此,“”的異體字“”也當是“中”字,其“夕”“𠃌”兩部件皆承自《説文》籀文,詳參張涌泉先生《漢語俗字叢考》[9]

從底卷選字的角度看,還可找到兩條旁證。

其一,底卷例字不乏古文字的隸定字。如透母“”即“天”字古文“𠀡𠀘)”的俗寫(據宋本《玉篇》);日母“(忎)”即“仁”的《説文》古文隸定字,疑母“(㖖)”即“言”的篆文隸定字。因此,將 “” 釋爲“𠁩”的俗寫,於文例亦合。

其二,底卷選字與後世韻圖,尤其是《韻鏡》多相同。現就“”所在的知組字,與早稻田大學所藏《韻鏡》作簡要比較:

底卷知組例字:

第一横行“張倀長良”,《韻鏡》與底卷所選例字完全相同:

第二横行,“忡蟲隆”,《韻鏡》與底卷所選例字完全相同:

第三横行,“貞檉呈冷”,《韻鏡》與底卷所選例字有一例不同:“程”底卷作“呈”。

第四横行“珎縯陳鄰”,《韻鏡》與底卷有一字不合。然“縯”字於聲紐不合,據前輩學者考訂,或爲“縝”之訛字[10]

可見,知組例字中,除去一處訛字,《韻鏡》與底卷只有一個例字不同,這種選字上的平行性,可作爲“”即是“中”的一個旁證。

 

 



[1] 羅常培:《羅常培語言學論文集》,商務印書館,2004年,507頁。

[2] 姜亮夫:《瀛涯敦煌韻輯》,雲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425頁。

[3] 周祖謨:《唐五代韻書集存》,中華書局,1983年,795頁。

[4] 郝春文等:《英藏敦煌社會歷史文獻釋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3年,第二册430頁。

[5] 黄征:《敦煌俗字典》,上海教育出版社,2005年,559頁。

[6] 關長龍、張涌泉:《敦煌經部文獻合集(第七册)》,3585頁。

[7] 即發音部位相同的一組聲母。

[8]《切韻》原本中,“中小韻只收“中”“衷”“忠”三字(P.2017S.2055),“𦬕”當爲後世增補。

[9] 中華書局,2000年版382頁、2020年版251-252

[10] 同注2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1年2月25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1年3月1日

点击下载附件: 2199趙英達:《歸三十字母例》“衷”字辨正.docx

下载次数:61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