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抱小:海昏竹書《保傅》“知=非色”臆解
在 2021/1/21 16:13:20 发布

海昏竹書《保傅》“知=非色”臆解

 

(首發)

抱小

 

據韓巍先生《海昏竹書<保傅>初探》(收入朱鳳瀚、柯中華《海昏簡牘初論》,北京大學出版社,202012月,123頁)一文,海昏竹書《保傅》有下引一支簡作:

……天子少長,知=()非色,則入……【A組,933-11I65

韓巍先生解釋說:

“知= ()非色下重文號當為誤衍(“知知”也有可能讀為“智知”,義為其智足以知。引者案:此意見為小注)。非色”,《大戴禮記》《漢書》皆作妃色;《新書》作好色當為之訛。《漢書·賈誼傳》顏師古注曰妃色,妃匹之色”,似為望文生義的強解。疑海昏簡作當為本字,則是同音假借字。然而非色究竟應作何解? 一時尚無好的想法,姑且存疑,以俟高明。(124頁)

所說誤衍重文符號及讀“知知”為“智知”,恐皆不可從,而疑海昏簡作當為本字,則是同音假借字,則可能是對的。下面按照我們的理解試作解釋。

我們認為“知=非色這句,重文符號不是衍文。出土文獻中誤衍重文符號的現象并不少見(可參拙著《誤字、衍文與用字習慣——出土簡帛古書與傳世古書校勘的幾個專題研究》,台灣花木蘭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93月,60-63頁),但這畢竟不是普遍現象,相對於眾多正常的重文符號來說,只能算作個例。韓巍先生認為重文符號誤衍,可能是受到傳世文獻的影響,因為《大戴禮記·保傅》作“及太子少長,知妃色,則入於小學”、《漢書·賈誼傳》作“及太子少長,知妃色,則入於學”、賈誼《新書·保傅》作“及太子少長,知好色,則入於學”,皆以三字為句。

但其實“知=非色這句句式是可以同《論語·學而篇》“賢賢易色”聯繫起來的。關於“賢賢易色”,歷來頗多異解,各家解釋,可參高尚榘先生《論語歧解輯錄》(中華書局,2011年,15-17頁)。我們比較傾向於孫欽善先生《論語本解》(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95頁)的解釋:

賢賢:以賢為賢。第一個字為動詞,即崇尚之意,第二個字為名詞,即德行之意。……“賢賢”如同“貴賢”。易:輕,輕視。色:容色,指表面的態度,做作的表情。全句是說崇尚實際的好品行,輕視矯揉做作的表面容態。

海昏簡“知=”可讀為“智智”,第一個“智”字為動詞;第二個“智”字為名詞,智慧的意思。“智智”就是以智為智。“非”即“好丹非素”之“非”。“知=(知知-智智)非色,是說崇尚智慧、鄙薄容色。也就是追求卓越,而不以表面容態為追求目的的意思。所以就要入學學習,這樣才可使內心豐盈。

不知如此解釋,是否合乎簡文文義,若此說成立,則可以據此校勘傳世古書(即傳世古書誤脫重文號等等)。拋磚於此,希望能引出精金美玉。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1年1月21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1年1月21日

点击下载附件: 2190抱小:海昏竹書《保傅》“知=非色”臆解.docx

下载次数:43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