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陳劍:簡談清華簡《四告》的“㕟”字省體
在 2020/11/4 13:45:58 发布


簡談清華簡《四告》的“㕟”字省體

 

(首發)

陳 劍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

出土文獻與中國古代文明研究協同創新中心

 

題中所說“㕟”字,前僅見於秦漢文字,其字源、結構皆尚未明。我舊曾謂:

我們由卜辭“䝳”可能讀爲“蒯”進一步猜測,“㕟”字本身,説不定就是由卜辭“䝳”字的上半(“𣦻”加“”形)訛變而來的。[1]

所謂“䝳/㕢”字亦見於西周金文,即師旂鼎“旂對厥䝳于尊彝”,和𠑇匜“伯揚父廼成䝳,曰”云云,研究者公認係表“判決”一類義的法律用語。鄔可晶先生曾對此有專文詳考,主張讀爲“決”。我很讚同此說。其文引我上述猜測,對有關諸形關係有詳細補充論證,謂“或者保守一點說‘㕟’本从‘’聲,很可能是符合事實的”。[2]之所以皆不太敢肯定,蓋因“”形與秦漢璽印多見之“㕟”作類形者,其間尚完全缺乏演變環節,亦無同類變化之例可作旁證。

後來我注意到,“㕟”字比較早的字形,其左半部分是明確分作“歺”與“井”兩個偏旁的。如下所舉數例(右方“又”旁變爲“寸”旁此點自可忽略不計):

《中國璽印集萃》834秦印“吳㕟”(

《戎壹軒秦印彙》254“王㕟”(原逕釋“蒯”)

/(已作水平翻轉)網上新見單字人名璽“㕟”[3]

比起已經“筆畫粘連”而左下方向“朋”“冊”一類字形靠攏的類形,上舉諸形顯應係更爲原始者。由此,“㕟”之結構與造字本義,就很好理解了。其形从“𣦼井”會意,或者說以“人手執鏟向井”而構成“圖形式表意字”,比照裘錫圭先生所釋豳公盨中作形之“濬”字——其形从“𣦼”从“川”會“疏濬”意,復加注聲符“〇(‘圓’之初文)”[4]——則將“㕟”說爲即著眼於“濬/浚井”角度所造“濬/浚”之另一表意字異體,是再直接合適沒有了。當然,如果比照“䝳/㕢”字,參前引鄔文所謂“‘㕟’本从‘’聲”,則“㕟”形也可能應分析爲从“井”从“省聲”的形聲結構,亦不妨礙可將其理解作從“濬/浚井”角度所造“濬/浚”之異體。甲骨文“”形即疏濬之“濬/浚”的初文,前引鄔文論之已詳,後來在他的一篇待刊稿《關於殷墟卜辭“多㕣”、“三㕣”之“㕣”》中又有所修正補充,此不贅。

 

近據整理者披露,即將刊佈的清華簡第十輯中的《四告》篇,簡12-13有如下一段(釋文用寬式):[5]

惟作立正、立事,百尹、庶師,俾助相我邦國,和我庶獄庶訟,𠭘(阱-刑)用中型,以光周民,……

其中所謂“𠭘”字,趙平安先生解釋謂:

《四告》有明顯層累生成的印記。有一些字和甲骨文關係密切。

第十三簡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MaxAqZxxaV71RgSiagqxDsWXibyUrusqNiaICZBgMx8gmGcKWajtv9GYg/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用中型,“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MaxAqZxxaV71RgSiagqxDsWXibyUrusqNiaICZBgMx8gmGcKWajtv9GYg/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和甲骨文“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dF4PTmjM8UWgaKiclD7ZcaoxtbZyvFghUmBO5SI5gibbBQbvoVILhsxw/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屯南》2408)酷似。王子楊曾專文考釋甲骨文“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dF4PTmjM8UWgaKiclD7ZcaoxtbZyvFghUmBO5SI5gibbBQbvoVILhsxw/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分析其从(即鏟臿類挖土工具)从即《說文》“𠭘”字,後世寫作“阱”。[6]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MaxAqZxxaV71RgSiagqxDsWXibyUrusqNiaICZBgMx8gmGcKWajtv9GYg/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釋爲𠭘,可以讀爲刑。刑用中型,講的是士制百姓于刑之中(《呂刑》)、刑平國用中典(《周禮》)的道理。“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MaxAqZxxaV71RgSiagqxDsWXibyUrusqNiaICZBgMx8gmGcKWajtv9GYg/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是甲骨文“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dF4PTmjM8UWgaKiclD7ZcaoxtbZyvFghUmBO5SI5gibbBQbvoVILhsxw/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寫法略微省簡的結果。

…………

《立政》:“茲式有慎,以列用中罰。”可與簡文“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MaxAqZxxaV71RgSiagqxDsWXibyUrusqNiaICZBgMx8gmGcKWajtv9GYg/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用中型”對讀,知應爲𠭘(阱)的訛字。所謂列用中罰,應是誤讀𠭘字的結果。

其意應係將“𠭘(阱-刑)”理解爲“刑罰”之“刑”。按《四告》此字接於“和我庶獄庶訟”之後,顯正應與前舉兩篇記敘獄訟內容的金文中兩“䝳”字表同詞。準彼改爲釋讀作“決用中型”,意思上要比所謂“刑用中型”好很多。諸有獄訟者,按照“和”與“中型”之標準,最後的“判決”是本不一定要對某方或雙方處以“刑(罰)”的。

從字形來講,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MaxAqZxxaV71RgSiagqxDsWXibyUrusqNiaICZBgMx8gmGcKWajtv9GYg/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應即“㕟”省去“又”旁之“”部分。“”係頗爲能產的聲符(《說文》失收),見於“𨛖”(《說文》卷六下邑部)、“欳”(《玉篇·欠部》等)和“𠜐”(《廣雅·釋詁一》《玉篇·刀部》等;“蒯”字即从之得聲),[7]即與“㕟”很早就可省“又”旁作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MaxAqZxxaV71RgSiagqxDsWXibyUrusqNiaICZBgMx8gmGcKWajtv9GYg/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類形有關。同類的字形關係,除了前引鄔文所舉與“”本身相關諸例(如“叡”省作“睿”等),又如古文字中多見的“叔”字,亦很早就可省作“尗”,又常作聲符構字,與此所論頗可相印證。

至於王子楊先生曾詳考、釋作“𠭘(阱)”的殷墟甲骨文之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6W7I63fjYsCcufJgmpkLTK8ZReVtCEAJdF4PTmjM8UWgaKiclD7ZcaoxtbZyvFghUmBO5SI5gibbBQbvoVILhsxw/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等字,是應改釋爲“㕟”還是承認仍係“𠭘/𠭗(阱)”、與“㕟”僅爲同形關係,尚待研究。

 

2020114日晨急就

 

 

 



[1] 陳劍:《釋“琮”及相關諸字》,收入同作者《甲骨金文考釋論集》(北京:綫裝書局,2007年),頁302-303

[2] 鄔可晶:《說金文“䝳”及相關之字》,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編:《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5輯(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頁216-235

[4] 裘錫圭:《公盨銘文考釋》,收入《裘錫圭學術文集·金文及其他古文字卷》(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頁149-150

[5] 趙平安:《清華簡〈四告〉的文本形態及其意義》,《文物》2020年第9期,頁72-76。下引趙說亦見此。又參看程浩:《清華簡〈四告〉的性質與結構》,《出土文獻》2020年第3期,頁2531。馬楠:《〈尚書·立政〉與〈四告〉周公之告》,《出土文獻》2020年第3期,頁40-41

[6] 原注:王子楊:《釋甲骨文中的字》,《文史》2017年第2期。按又見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470),20191021日。

[7] 參看前引鄔可晶:《說金文“䝳”及相關之字》,《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5輯,頁230-232。另外,春秋晚期叔弓鐘鎛“伐夏后”之“”字,研究者或釋爲“𠜐”若“蒯”。我認爲此字當釋讀爲“剿”(《說文》作“劋”),其字从“刀”从“爵”省聲,或就可視作“剿/劋”之異體。參看周濤:《兩周金文征伐類動詞語義語法研究》(上海:復旦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9年),頁27-28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0年11月4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0年11月4日

点击下载附件: 2150陳劍:簡談清華簡《四告》的“【歺井又】”字省體.docx

下载次数:228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