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于淼:據北大簡釋阜陽漢簡《蒼頡篇》二則
在 2020/6/11 20:26:14 发布

據北大簡釋阜陽漢簡《蒼頡篇》二則

 

(首發)

于淼

揚州大學文學院

 

《蒼頡篇》原本散佚已久,部分文字保留在其他古代文獻中,清代孫星衍曾將其輯錄爲三卷。隨著出土文獻的湧現,包括居延漢簡、敦煌漢簡、阜陽漢簡、水泉子漢簡、北京大學藏西漢竹書等都發現了《蒼頡篇》的部分內容。學者們根據不同版本對《蒼頡篇》進行編連、拼綴、復原工作已取得較大進展,阜陽漢簡《蒼頡篇》殘簡較多,字體古樸,帶有西漢早期隸書風格,與北大簡《蒼頡篇》文字多可對讀之處,小文以《中國簡牘集成》公佈的圖版、編號爲依據,對殘簡進行補充釋讀。

 

一、C074+C024

阜陽簡《蒼頡篇》C074整理者釋文作“□橐”;[1]C024整理者釋文作“□腑臟,□□”[2] C074末一字作C024首字作。該字所殘形狀與C074末一字所殘形狀相合,且頂部的墨痕可補足字“米”字左下一點。兩簡可以綴合,綴合後字形作。《中國簡帛集成》注釋“末一字疑爲‘’,即糗。”[3]從殘筆看該字從米從犬,從自,右下方除了“自”形的筆畫,應無其他部件。馬王堆帛書《養生方》“毀投孽() 糗中”(39),“糗”即作此形。“橐”前一字圖版作,將缺筆填充後作,當是“敗”字。該句釋文見於北大簡《蒼頡篇》簡30:“汁洎流敗,蠹臭腑䏣,貪欲資貨”。[4]因此簡C74釋文當改釋爲“敗橐糗”。“橐糗”當從北大簡讀爲“蠹臭”。馬王堆帛書中有“橐”讀爲“蠹”,“糗”讀爲“臭”的用例:

 

即取柏橐(蠹)矢出。(《五十二病方》413[5]

再巳(已)而糗(臭)如靡骨(《天下至道談》46/57[6]

 

C024原釋“臟、”的兩個字,張傳官文引師長說改釋爲“䏣、𩕾”。此外,張傳官指出C024可以與 C019綴合,並將C019釋文改釋作“……□。〔貪〕欲〔資〕〔貨〕,□〔洫〕〔䞚〕𥈜。詩語報……” [7]“詩語”二字,圖版作,整理者釋爲“詞語”從字形上看,兩字的左側偏旁應該不同,很大程度上並非“言”旁,此識存疑。

 

二、C94

阜陽簡C94整理者釋爲:“[8]首字所殘筆畫作,該字與“包”不類,西漢早期隸書“包”字所從“巳”形筆畫皆在“勹”形之內,如:馬王堆帛書《天文氣象雜占》中“包”作,《縱橫家書》中作“”(230行)北大簡《蒼頡篇》作“”(簡14)。該字當是“宛”形殘筆,馬王堆帛書《十六經》中“宛”字作“”(62下)。該句內容可對應北大簡《蒼頡篇》簡43“戾弇焉宛,郃簍埒畦” 中的“宛、郃、簍、埒”四字。北大簡整理者將“戾、弇、焉、宛”分別讀作“䓞、黭,蔫、黦”,將四字皆理解爲表顏色的詞。我們認為這樣理解太過迂曲,《說文》戾訓爲曲;弇訓爲蓋;焉訓爲一種黃色的鳥,但古書中多用作虛詞;宛訓爲屈艸自覆。除了“焉”,其他三字皆含“彎曲”義。若將“焉”讀作“蔫”,理解爲草木枯萎,則狀態也是彎曲的,那麼這四個字便可讀通。

 

附:小文蒙張傳官先生審閱,給予諸多修正建議,謹致謝忱。

 

 



[1] 阜陽漢簡整理組《阜陽漢簡<蒼頡篇>》,《文物》1983年第2期,27頁。

[2] 阜陽漢簡整理組《阜陽漢簡<蒼頡篇>》,《文物》1983年第2期,26頁。

[3] 初師賓等主編:《中國簡牘集成》二編(13-20冊),第十八冊,敦煌文藝出版社,20053月,1169頁。

[4] 北京大學出土文獻研究所編《北京大學藏西漢竹書》(壹),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95頁。

[5] 湖南省博物館,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編纂,裘錫圭主編《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第五册,中華書局,2014年,288

[6] 湖南省博物館,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編纂,裘錫圭主編《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第六册,中華書局,2014年,169

[7] 張傳官《阜陽漢簡<蒼頡篇>拼合四則》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论文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533

[8] 阜陽漢簡整理組《阜陽漢簡<蒼頡篇>》,《文物》1983年第2期,28頁。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0年6月9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0年6月11日

点击下载附件: 2078于淼:據北大簡釋阜陽漢簡《蒼頡篇》二則.docx

下载次数:19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