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抱小:讀上博簡《卉茅之外》札記
在 2019/5/30 21:11:55 发布

讀上博簡《卉茅之外》札記

 

(首發)

抱小

 

頃獲讀曹錦炎先生《上博竹書<卉茅之外>注釋》[1]一文,該文披露了上博簡中的一篇先秦佚文。現將曹先生所作的釋文迻錄如下:

卉茅之外,IMG_260(役)敢氶(承)【簡1】行。矦(喉)IMG_256(舌)IMG_256(堵)賽(塞),安(焉)能聰明?舊立(位)不IMG_256(捲),昔(措)足安(焉)IMG_256(奠)?多IMG_256(廟)IMG_258(寡)情,民古(故)弗敬。皇句(后)又(有)命,幾(豈)敢巟(荒)IMG_257(怠)?敬戒(以)𠱾(待),IMG_257(幹)IMG_258(常)亓(其)若IMG_256(哉)。血IMG_256(氣)不迵(通),䈞(孰)【簡2】能飤(食)之?敢IMG_256(陳)□IMG_259(較),不智(知)亓(其)若IMG_256(哉)。【簡3

首先,簡文通篇為有韻之文,其以行、明為韻(古韻陽部);IMG_256(奠)、敬為韻(古韻耕部);IMG_257(怠)、IMG_256、之、IMG_256為韻(古韻之部)。

其次,簡文云“舊立(位)不IMG_256(捲),昔(措)足安(焉)IMG_256(奠)”,曹錦炎先生謂此句大意為:“宗廟中舊的祖先神位不收去,新增的神位將置足何處去祭奠他們呢?”我們認為簡文或許應有其他的解釋,疑可讀為“舊(久)立不IMG_256(倦),昔(措)足(安)IMG_256(奠)”,“昔(措)足(安)IMG_256(奠)”,即“(安)IMG_256(奠)昔(措)足”,乃倒文以就韻之例,如《詩·邶風·日月》“出自東方”,又云“東方自出”;《詩·召南·羔羊》“退食自公”,又云“自公退食”。[2]檢《廣雅·釋詁四》:“措、奠,置也。”[3]簡文“IMG_256(奠)昔(措)”為同義複詞,就是措置、放置的意思。簡文謂久立不倦,將如何置足?(腳怎麼放?)

關於出土文獻中同義複詞的運用,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八)》收有整理者擬定的《蘭賦》,原整理者曹錦炎先生作過很好的說明,現在據以引用:

本篇賦文對仗講究,用字推敲。同義或義近字連文疊用,如“茂豐”、“殘賊”、“逴遠”、“行道”、“備修”、“凥宅”、“約儉”、“比擬”,以及“雨露”、“荑薜”、“螻蟻”、“虫蛇”等,均是由兩個義近字組合而成的同義複詞,足見此賦修辭之美。遣詞用句之清麗,與屈原宋玉作品相比,可以說並無遜色。[4]

這足以說明同義複詞這一構詞方式的重要性及其普遍性。

案《蘭賦》簡2有下引一段文字:

緩才(哉)萰(蘭)可(兮),□□攸(搖)茖(落)而猷(猶)不http://www.gwz.fudan.edu.cn/Content/ewebeditor/uploadfile/2019/05/20190530213940516029.jpg(失)氒(厥)芳=(芳,芳)浧(盈)(比)迡(邇)而達𦖞(聞)于四方。

此釋文吸收了復旦吉大古文字專業研究生聯合讀書會(以下簡稱“讀書會”)及網友的意見,[5]讀者可自參閱,不再一一出注,以求簡省。

關於“迡”,讀書會的意見是:“迡上一字當為從言從言從之字,隸定作,楚簡中字多見,均讀為必,此字疑為謐字異體。《爾雅》‘謐,靜也。’迡,疑讀為寧,《左傳·僖公七年》‘盟于甯母。’杜預注‘高平方與縣東有泥母亭,音如甯。’《後漢書·郡國志》泥母作甯母,甯、寧可通,《大雅·文王有聲》‘遹求厥寧’,《說文·欠部》引作‘甯’。則迡可讀為寧。寧、靜意同。”網友小狐先生懷疑此句當讀爲:“盈匹迡而達聞于四方。其香氣充盈於近處(匹、迡皆指其近處)而又飄散到四方。”案:小狐先生之解釋文義可從,但正如袁瑩先生所指出的:“匹”似乎沒有表示近處的用例。[6]此外還有網友跟帖提出諸如“密邇”、“謐(溢)迡(墀)”、“僻匿”等說。[7]

我們認為可讀為“比”。 ,所從之,楚簡中多用為“必”,而“比”、“必”古音一為並母脂部,一為幫母質部,有著嚴格的陰入對轉關係。文獻中的異文如“故書庇作秘”、“古文柲枈”,[8]可以為證。“比邇”為同義複詞,皆訓為“近”。[9]檢銀雀山漢簡《晏子》簡581有“觀上【□□】欲而微爲之竊,求君之比壐(邇)”語,整理者指出,比邇,指親信。[10] 這也是“比邇”連文之證。《蘭賦》的“(比)迡(邇)”,猶如上博二《從政》甲簡13=(君子)之相上博0522(就)也,不必才(在)近迡(邇)”之“近迡(邇)”。都是古漢語常見的一種構詞形式——同義複詞。

另外,上博簡《卉茅之外》云“多IMG_256(廟)IMG_258(寡)情,民古(故)弗敬”,案“IMG_256”疑可讀為“貌”,郭店簡《性自命出》簡20、上博簡一《性情論》簡12皆借“”為“容貌”之“貌”;[11]又《說文》“緢”字下引《周書》“惟緢有稽”,今本《尚書·呂型》作“惟貌有稽”,[12]皆可為證。“多IMG_256(貌)IMG_258(寡)情”,與《莊子·列禦寇》篇之“厚貌深情”,其構詞方式頗為相似。檢漢·劉向《列女傳•齊田稷母》云:“非義之事,不計於心;非理之利,不入於家,言行若一,情貌相副。”則或分言之或相連文,皆指外貌與內心。

又此文兩見“亓(其)若IMG_256”,“IMG_256”字,曹錦炎先生皆讀為“哉”,謂用作語氣詞;又謂“若”,義為順。案“亓(其)若IMG_256”,疑讀為“亓(其)若IMG_256(兹)”,義為“其若此”。“若兹”一詞,屢見於《尚書》,如《湯誓》“夏德若兹”,《大誥》“卜陳惟若兹”,《酒誥》“予不惟若兹多誥”,《梓材》“自古王若兹監”,《多士》“降若兹大喪”,《君奭》“予不允惟若兹誥”、“予不惠若兹多誥”、“祗若兹”等,皆是。

最後,根據本文的意見,我們將上博簡《卉茅之外》釋文重新寫在下面:

卉(艸-草)茅之外,IMG_260(役)敢氶(承)【簡1】行。𥎦(矦-喉)IMG_256(舌)IMG_256(堵)賽(塞),(安)能聰明?舊(久)立不IMG_256(倦),昔(措)足(安)IMG_256(奠)?多IMG_256(庿/-貌)IMG_258(寡)情,民古(故)弗敬。皇句(后)又(有)命,幾(豈)敢巟(荒)IMG_257(怠)?敬戒(以)𠱾(持),IMG_257(幹)IMG_258(常)亓(其)若IMG_256(兹)。血IMG_256(炁-氣)不迵(通),䈞(孰)【簡2】能飤(食)之?敢IMG_256(陳)□[13]IMG_259(較?),不智(知)亓(其)若IMG_256(兹)。【簡3

 

附注:

蒙海上友人惠示曹錦炎先生大文,小文乃得以形成,謹此致謝!

 

 



[1] 曹錦炎《上博竹書<卉茅之外>注釋》,武漢大學簡帛《簡帛》(十八輯),上海古籍出版社,2019年。

[2] 參徐仁甫《廣古書疑義舉例》“倒句叶韻例”,中華書局,1990年,106-107頁;又參看蔡宗陽《詩經纂箋》,臺北萬卷樓,2013年,547-548頁。

[3] 王念孫《廣雅疏證》,中華書局,1983年,109頁。

[4] 馬承源主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250頁。

[5] 復旦吉大古文字專業研究生聯合讀書會《上博八〈蘭賦〉校讀》,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5972011717日。

[6] 復旦吉大古文字專業研究生聯合讀書會《上博八〈蘭賦〉校讀》,2011717日,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597,第27楼。

[7] 復旦吉大古文字專業研究生聯合讀書會《上博八〈蘭賦〉校讀》,2011717日,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597,第23楼、第30楼、第47楼。

[8] 參高亨《古字通假會典》,齊魯書社,1989年,590頁。

[9] 《廣雅·釋詁三》:“比,近也。”參王念孫《廣雅疏證》,中華書局,1983年,92頁。

[10]《銀雀山漢墓竹簡·壹》,文物出版社,1985年,97頁。又可參蔣魯敬《銀雀山漢墓竹簡<尉繚子><晏子><六韜>集釋》,2012年吉林大學碩士學位論文,指導教師:何景成副教授。

[11] 參《郭店楚墓竹簡》,文物出版社,1998年,182頁注【14】引裘錫圭按語。

[12] 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646頁;又參李春桃《古文異體關係整理與研究》,中華書局,2016年,48頁。

[13] 曹錦炎謂此字已殘,尚存“糸”旁可辨。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9年5月30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9年5月30日

点击下载附件: 2009抱小:讀上博簡《卉茅之外》札記.docx

下载次数:32

分享到:
学者评论 回去再看看>>>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