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蔡忠文:玉門花海七棱觚“故室”試解
在 2018/11/29 11:57:41 发布

玉門花海七棱觚“故室”試解

 

(首發)

蔡忠文

  

玉門花海七棱觚是漢武帝遺詔。觚文有段內容云:“蒼蒼之天,不可得久視;堂堂之地,不可得久履。吉〈告〉後世及其孫子:忽忽錫錫(惕惕),恐見故△。毋責天地,更亡更在。去如捨廬,下敦閭里。人固當死,慎毋敢□。”其中“△”寫作:


      


《玉門花海漢代烽燧遺址出土的簡牘》釋為“里”,[1]《中國簡牘集成》、李均明、白軍鵬等先生從此說。[2]《敦煌漢簡》則釋為“至”。[3]劉釗(樂遊)先生釋文作“里?”,並評論說:

   第四面“恐見故”後一字諸家多徑釋爲“里”,但“里”字和“里”旁本篇皆見,胡平生已指出其與此字整體差異較大。如果純據字形隸定的話,對比第二面之“致”字,《敦煌漢簡》釋作“至”似乎也比較接近。而且文義、音韻也都有講通的道理,(原注:按,如果釋爲“恐見故至”,“故”可以解爲“禍事”、“困難”等義,則該句或可理解爲害怕看到禍事、變故發生,正與告誡後世子孫的語境也可相符合。若釋爲“故里”的話,對故里也不宜有“恐”的感情。至於押韻的問題,胡平生已指出通篇押之、脂韻,“至”古音屬質部,本較遠,但古籍中有從至聲之字與之部字通用之例,見《荀子》、《漢書》等,且在《荀子》等書中尤爲多見,王先謙曾謂“荀書至、志同字”,可參看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素研究》,山西古籍出版社,20024月,第780頁。考慮到荀子晚年在蘭陵著述講學,其書的傳本或受當地語言的影響。其地又距劉邦及其豐沛集團的家鄉不遠,再考慮到該詔書有可能屬於漢初時代的背景,故也許可以從方言語音上加以聯繫。不過這種想法推測成分太多且難以證實,姑識之以存疑。)故我們仍對此字保留疑問。[4]

最近,董珊先生認為此字應釋為“主”,並解釋說:

詔書的“故主”之“主”,應即指漢人所常說的“人主”,“故主”指死去的皇帝。“見故主”,是說後死君主見到先死的君主。[5]

謹按:釋為“里”的好處是與詔文通篇押之、脂韻相合,文獻也有故里”的說法。但是本篇已有“下敦閭里”的“里”寫作,與上述字形有距離。釋為主”則意思較好,但字形與押韻似有不合。請看“主”寫作[6]

、 (《銀二》1987

而且“主”是侯部,少見與之、脂韻押韻。筆者認為“△”當從《敦煌漢簡》解釋為至”,詔文“自致天子”的“致”寫作,與”△”形體相近,只是其上多一橫筆。又如漢印的“至”寫作:


至;    [7]


“至”的獨體及偏旁字形與”△”相同。石繼承先生指出:“漢印中的‘至’在作爲偏旁時,經常寫作上部平直的(‘漢匈奴姑塗黑臺耆’印‘臺’字偏旁,《增訂》528頁)、(‘臺侯相印’印‘臺’字偏旁,同上)之形。”[8]其說可從。”至”是質部,與脂部可以通押。[9]“至”可讀為室”,典籍有故室”的說法,如《說苑政理》:“吾入其都,新室惡而故室美,新牆卑而故牆高,吾是以知其民力之屈也。“詔文”恐見故室”的”室”當指王室、王朝。《逸周書•作雒》:“將建諸侯,鑿取其方一面之土,燾以黃土,苴以白茅,以為土封,故曰受列土於周室。”特別是漢代著作常見“漢室”的說法,如:《潛夫論論榮》:“陳平、韓信、楚俘也,而高祖以為藩輔,實平四海,安漢室。”《論衡效力》:“蕭何造律,而漢室以寧。”《論衡對作》:“董仲舒作道術之書,頗言災異、政治所失,書成文具,表在漢室。”《風俗通義》:“今變異屢臻,此天以佑助漢室,覺悟國家也。”因此,《漢書孝平王皇后傳》:“乃更號為黃皇室主”,顏師古注:“室主者,若漢之稱公主。”的“室”當與王室、王朝有關。又“室老”即家相、貴臣。[10]“忽忽錫錫(惕惕),恐見故室”的“故室”可能代指先王、故主,整句話應該是漢武帝勉勵後代皇子皇孫要怵惕謹慎,以免愧對先王。

 

 



[1] 嘉峪關市文物保管所:《玉門花海漢代烽燧遺址出土的簡牘》,甘肅省文物工作隊、甘肅省博物館編《漢簡研究文集》,19849月,頁15—33

[2] 中國簡牘集成編委會編:《中國簡牘集成》第四冊,頁31、李均明:《秦漢簡牘文書分類輯解》頁26、白軍鵬:《敦煌漢簡校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3月),頁349

[3] 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編:《敦煌漢簡》,中華書局,19916月,圖版壹叄柒、貳壹壹,釋文第274頁。

[4] 劉釗:《漢簡所見官文書研究》,吉林大學博士論文,2015年,頁331

[5] 董珊:〈玉門花海七棱觚校釋〉,嶽麓書院湖南大學簡帛文獻研究中心學術講座,20181122日。

[6] 秦漢魏晉篆隸字形表(四川辭書版社),頁:327

[7] 羅隨祖主編:《羅福頤集-增訂漢印文字徵》(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106),頁528

[8] 石繼承:《漢印研究二題》,上海:復旦大學博士論文,2015年,頁60

[9] 張雙棣:《淮南子用韻考》(北京:商務印書館,20103月),頁93

[10] 參見《故訓匯纂》頁572”室”字下義項90-94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8年11月28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8年11月29日

点击下载附件: 1969蔡忠文:玉門花海七棱觚“故室”試解.docx

下载次数:9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