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孟繁璞:帛書《十六經》校讀一則
在 2018/10/28 19:18:32 发布

帛書《十六經》校讀一則


(首發)

孟繁璞

東南大學人文學院


 

長沙馬王堆漢墓帛書《十六經·正亂》載(“亓”字等直接做了通假處理):

我將觀其往事之卒而朵焉,待其來囗之遂形而私焉。壹朵壹禾,此天地之奇也。[1]

 

文中出現的“朵焉”“私焉”以及“壹朵壹禾”讀來頗爲費解。其中“朵”字各家[2]皆視作“揣”“椯”等的通假字,釋“動”。“私”判“和”的形近訛字,取“應”或“配合”義。

核對圖版,兩“朵”分別作。關於“朵”字的型體特點、與“染”“黍”等字的差異,劉剛、補白、韓江蘇、金宇祥各位先生[3]已從不同角度做了精彩的分析,目前可以認定,該字確是“朵”。現在的問題在於,若將“動”義帶入原文的確有一定的解釋力度,但仍顯得籠統。先來看這一部分行文的基本結構:

搜狗截图20181027215230

文中“其”指的是蚩尤,太山之稽告訴力黑(墨/牧),自己打算用“壹朵壹禾”的辦法應對蚩尤的一系列舉動。不難看到,文中“觀”與“待”、“往事之卒”與“來囗之遂形”,以及“朵焉”與“私焉”構成呼應。比較容易解釋的是,“往事”與“來囗”。結合帛書《稱》“道無始而有應。其未來也,无之;其已來也,如之”中出現的“未來”“已來”。[4]“來囗”當從魏啟鵬先生觀點,補爲“來[]”。作者寓意以當下爲原點,太山之稽一方面觀察對方的過往從而作出“朵”的行爲,另一方面還要靜待事情的漸次成形以“私”之。這裡的“朵”“私”明顯對應,《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甚至提出:“朵與禾有主動、被動之分”[5]。顯然,即便“朵”確爲“動”義,指“採取行動”,但置於文中於義仍顯得頗爲粗疏。

陳居淵先生在考證《周易·頤》“觀我朵頤”時曾論:

“朶”,“朶”通“揣”、“”。《经典釋文》:“京作椯”。京房《周易章句》作椯”,鄭玄《周易注》、虞翻《周易注》皆作朶”,劉表《周易章句》作,是其明證。《經典釋文》:朶,動也。”《集韻·果韻》:,動也。《易》:‘觀我頤。’京房讀。”又同韻:揣,摇也。或从朶。”《廣雅·釋詁一》:揣,動也。”……孫堂《漢魏二十一家易注》考證云:‘揣’字,三書(晁氏、《集韻》、《類篇》)俱引作‘,云‘動也’,字從土,音多果切。《廣雅·釋詁》‘揣,動也’,從手。《説文》無字,《六經正誤》亦曰‘京作揣,作椯誤。’今據《廣雅》改。”《字彙補·土部》:“,古文朶字。京房《易》:‘頤。’”通行本作朶”,今帛書本作”,阜陽竹簡本作端”,上博竹簡本作揣”、“端”、皆從耑”,音義並與朶同。由此知作朶”、揣”爲今文,作“端”、同爲古文。[6]

 

前引《正亂》篇注家以“朵”(本文“朵”“朶”統一寫作“朵”)釋“動”的舉證都沒有超出上述引文的列徵範圍。不難看出,“朵”與以“耑”爲字元諸字確然存在通假現象,但對於字義的判釋,注家還是圍繞“動”字作解。本文提出,“朵”確應通作“揣”,不過當取“度量”義。

“揣”之此義,文獻用例可見:

“士彌牟營成周,計丈數,揣高卑,度厚薄。”杜預注:“度高曰揣。”(《左傳·昭公三十二年》)[7]

“盡思慮,揣得失。”[8](《韓非子·八說》)

“凡人之舉事,莫不先以其規慮揣度而後敢以定謀。”高誘注:“揣,商量高下也。”[9](《淮南子·人間訓》)

 “揣,試也”郭璞注:“揣度試之”。[10](《方言》卷十三)

 “揣,量也。……度高曰揣”段注:“量者,稱輕重也。”[11](《說文解字注》)

《廣雅》中甚至能找到一個寫作“挆”[12]訓“量”的字。

如此來看,在“觀其往事之卒”之後發出的準確動作當是“揣量”。至於“私”字,本文遵從各家注,視作“和”之訛。原文是說:“我”將觀察其往事以揣度之,等待來事的成形再做出應和之舉。即:

我將觀其往事之卒而朵(揣)焉,待其來囗(事)之遂形而私<>焉。壹朵(揣)壹禾(和),此天地之奇也。

稍作深究,上文依託黃帝戰蚩尤傳說而創作的情節,體現的是《經法》《十六經》作者群體的逆順觀。人的種種行爲都可以被歸入逆、順兩個大類之中,所謂“逆順同道而異理,審知逆順,是胃(謂)‘道紀’”“執道循理,必從本始,順爲經紀”(帛書《經法·四度》)、“逆順有類”(《正亂》)。《鶡冠子·環流》亦云:“功相加而爲得失,得失相加而爲吉㐫(凶),萬<><>相加而爲勝敗。”也就是說,人對行爲的考量、預期應盡量使自己處在順的趨勢上。至於不得已而面對的一些興逆之爲,宜以“勿驚[]戒(悈),亓逆事乃始……遂是亓(其)逆”(《正亂》)待之。

 

 



[1] 湖南省博物館、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編纂,裘錫圭主編:《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第四冊)[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4年,第159頁。

[2] 先行研究參考了:魏啟鵬著:《馬王堆漢墓帛書<黃帝書>箋證》,北京:中華書局2004年;沢田多喜男譯注:《黃帝四經:馬王堆漢墓帛書老子乙本卷前古佚書》,東京:知泉書館2006年;陳鼓應注譯:《黃帝四經今注今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7年;裘錫圭主編《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第四冊)(北京:中華書局2014)所收《經法》《十六經》《稱》三篇注釋;余明光著:《黃帝四經新注新譯》,長沙:嶽麓書社2016年。

[3] 詳參 劉剛:《釋“染”》[C],“中國文字學會第七届學術年會”論文(2013年)。轉引自金宇祥文;補白:《<凡物流形>甲本27號簡的字》[Z],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語古文字研究中心2014527日。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2275;韓江蘇:《甲骨文字考》[J],《中原文物》2015年第2期,第52-56頁;金宇祥:《清華簡<繫年>“頚之師相關問題初探》[J],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主辦:《簡帛》第十三輯,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年,第97-98頁。

[4] 湖南省博物館、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編纂,裘錫圭主編:《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第四冊)[M],第175頁。

[5] 同上,第160頁。

[6] 陳居淵著:《周易今古文證》[M],北京:商務印書館馆2015年,第206頁。

[7] [春秋]左丘明撰,[]杜預集解,李夢生整理:《春秋左傳集解》(下冊)[M],南京:鳳凰出版社2010年,第769頁。

[8] [戰國]韓非著,陳奇猷校注:《韓非子》卷十八《八說第四十七》,《韓非子新校注》[M],《中華要籍集釋叢書》,上海:世紀出版集團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第1040頁。

[9] 劉文典撰,諸偉奇、劉平章主編:《淮南鴻烈》卷十八《人間訓》,《淮南鴻烈集解》,《劉文典全集》(增訂本)(第一冊)[M],合肥:安徽大學出版社2013年,第651頁。

[10] 華學誠匯證,王智群、謝榮娥、王彩琴協編:《揚雄方言校釋匯證》[M],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第908頁。

[11] []許慎撰,[]段玉裁注:《說文解字注》[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601頁。

[12] []王念孫撰:《廣雅》卷三下,《廣雅疏證》[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398頁。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8年10月28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8年10月28日

点击下载附件: 1950孟繁璞:帛書《十六經》校讀一則.docx

下载次数:14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