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于業禮:馬王堆帛書《天下至道談》校讀一則
在 2018/10/22 22:50:48 发布

 

馬王堆帛書《天下至道談》校讀一則

于業禮(上海中醫藥大學)

   

【摘要】馬王堆帛書《天下至道談》,是一部探討房中養生的專著,最新整理本收在裘錫圭先生主編的《長沙馬王堆出土漢墓簡帛集成》第六冊中,其中一段頗不順暢,疑句讀不妥,本文特商榷之。

【關鍵詞】天下至道談;馬王堆;涉醫簡帛

 

馬王堆帛書《天下至道談》是一部論述房中養生保健的著作,其中有關用八益,去七損的論述,曾解決了《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中七損八益的難題。但是書文義古樸,理解不易,學者研究亦較多,雖已疏通了不少障礙,但難免仍有闕漏。今在閱讀裘錫圭先生主編《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6)的過程中,發現其中一段文字的斷句,或可再商。

該段原文作:


疾使內,不能道,產病出汗椯(喘)息,中煩氣亂;弗能治,產內熱;㱃(飲)藥約(灼)灸以致其氣,服司以輔17/28其外,強用之,不能道,產痤穜(腫)櫜(睾);氣血充贏,九譤(竅)不道,上下不用,產痤雎(疽),故善用八益、去七孫(損)18/29,五病者不作19/30


乍看易解,細讀却又覺義頗難詳,如“疾使內”的“疾”字,“不能道”的“道”字,“上下不用”的“上下”等,確切所指的是什麼?似仍需一番考量。

幸而前人研究較豐,有多位學者將這段話翻譯成白話文,今引宋書功先生所譯者如下:

“如果性生活急速隨便,不守法度,精氣不能暢通就會生病,體虛汗水不止,呼吸氣喘急促,內心煩悶而神昏意亂,若不及時治療,就會產生內熱之症。若只服食藥物或用艾灸熏約來使精氣導行,這只能輔助外力,強行用於性交,精氣還是不能通行的,會生痤癤或陰囊腫脹之類的疾病;若氣血充盈,但九竅不通,上下四肢就會麻木不仁,也會產生痤癤子和癰疽之類的疾病。所以,善於運用八益,除去七損,上述五種虛弱的疾病就不會發生。”

如此,可知宋先生是將“疾”釋為“急速”,“不能道”釋為“不能暢通”,“上下不用”釋為“上下四肢就會麻木不仁”。其實這是宋先生參考了馬王堆帛書整理小組的意見(如帛書整理小組注:“道,通導。” )。後來學者或有爭議。如又馬先生認為上下不用上下,系指人體上部與下部等 。

先來解決文義理解上的两个問題:

1.疾使內

“內”,《素問·五藏生成》:“白脈之至也,喘而浮,上虛下實,驚,有積氣在胸中,喘而虛,名曰肺痺寒熱。得之醉而使內也。”王冰注:“酒味苦燥,內益於心,醉甚入房,故心氣上勝於肺也。” 以入房使內,義甚明。疾使,《素問·五藏生成篇》:黃,脈之至也,大而虛,有積氣在腹中,有厥氣,名曰厥疝。女子同法得之,疾使四支,汗出當風。歷代注釋此句中字,義有以下三者:一、急促義,楊上善注:脾主四支,急伇用力,四支汗出,受風所致。二、外疾義,高世栻注:夫厥疝非脾藏之本病,故得之疾,猶言得之外疾……” 此說已被丹波元簡批曰:高注牽強。三、過勞義,郭靄春《黃帝內經素問校注語譯》曰:它的致病原因,是由於四肢過勞,出汗后受了風的侵襲。今按,,義或窮盡、竭盡,與同。《楚辭·惜誦》:疾親君而無他兮,有招禍之道也。朱熹集註:疾,猶力也。董楚平先生譯註:疾,極。

又“極使四支”,伊澤軒裳注曰:“《脈經》使下有內字。” 察牛兵占先生主編《脈經譯註》,注曰:得之疾使:使下廖本、朱本、張本均有字,為是。廖本、朱本、張本,分別是指《脈經》道光廖積性本、道光朱錫谷本和咸豐張柯重刊本。又《脈經》此條上緊接脾脈沉之而濡,浮之而虛,苦腹脹煩滿,胃中有熱,不嗜食,食而不化,大便難,四肢苦痹。時不仁,得之房內。月使不來,來而頻並等語,按著作體例,此條或亦當涉及房內,作疾使內者近是。則《五藏生成篇》原文當作:女子同法,得之疾使內,四支汗出當風。”“四支屬下,連汗出當風”讀。

又《素問·痿論》:“故下經曰:筋痿者生于肝,使內也。” 吳昆注本,改,未說明依據,仍需進一步考證。

2.不能道

文中兩處出現“不能道”,即“疾使內,不能道”和“強用之,不能道”,其中的“道”字,周一謀、蕭佐桃先生認為帛書整理小組意見可從,然又提出:“道又可釋為原則和法度。” 馬繼興先生則認為讀為,義為誘導、引導。疾使內,不能道,義為:如果急速而不控制地進行房事活動,就無法使氣機通達。

而字詞的理解當做到“詞不離句,句不離文”,詞義的理解,不能脫離所在的語言環境。“不能道”之“道”,從字義或通借的角度考慮,皆可得出不同的結果。從上文舉馬王堆帛書整理小組,以及周一謀、蕭佐桃和馬繼興先生等注釋即可見一斑。而聯繫到該語所在的語言環境,竊以為對於該字的理解,以上諸先生並未安。

在《天下至道談》中,“道”字出現多次,如篇題中即見。“疾使內,不能道”之上,亦有“令之復壯有道,去七孫(損)以振其病,用八益以貳其氣,是故老者復壯=(壯,壯)者不衰等語,或可理解為方法、法則。而不能道之語緊連其下,語義相乘,字的理解應與復壯有道義同。《素問·上古天真論》: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王冰注,引《老子》物壯則老,謂之不道,曰:不道早亡,此之謂離道也。” “不能道或即王冰所言不道之義,即不採用(養生的)方法。該段下文亦有不道之語,或即相類。

解決了以上問題后,再來看上引宋書功先生的譯文,又其中“……內心煩悶而神昏意亂,若不及時治療,就會產生內熱之症”等語亦頗不明,既然已經生病,按照一般理解,“若不及時治療”云云,後當連預後更差之語,即後者當表示疾病加重之義。而此處“內熱之症”顯然不比“呼吸氣喘急促,內心煩悶而神昏意亂”更為嚴重,文義扞格。

故筆者懷疑,此段疑實存在句讀問題。詳段中,“不能道”“產”等字重複出現,當是句讀的關鍵所在。“產”者,生也,因“不能道”,故生某某病。所以“產”後所連的當是所生病症,“不能道”前所連的是導致“不能道”的原因,具體到文本中,即“疾使內”;而“弗能治”則是表示結果。如此,該句就形成了“原因+行為+產病狀+結果的句式表達。套用到文本中,便不難看出,弗能治一語當屬上,是產病出汗椯(喘)息,中煩氣亂的一種結果。弗能治置於語末表示結果,相似的用法如《孟子·兼愛》:治亂者何獨不然?必知亂之所自起,焉能治之;不知亂之所自起,則弗能治。”而“產內熱”一語或屬下,義與“產病出汗椯(喘)息,中煩氣亂”並列,是“疾使內,不能道”所導致的兩種結果之一。“㱃(飲)藥約(灼)灸以致其氣,服司以輔其外”是對應“產內熱”的結果,是一種具體的治療方法,含“㱃(飲)藥”“約(灼)灸”“服司”。

如此,“產內熱”義與“產病出汗椯(喘)息,中煩氣亂”並列,則該句的整體表達方式為“原因+行為+產病狀(1+結果+產病狀(2+結果。以此套用下文,強用之,不能道為原因+行為,字之後所連的內容為產病狀,只是與上文相比,缺少結果的表達。則該段的前半部分可斷為:


“疾使內,不能道,產病出汗椯(喘)息,中煩氣亂,弗能治;產內熱,㱃(飲)藥約(灼)灸以致其氣,服司以輔17/28其外。強用之,不能道,產痤穜(腫)櫜(睾)。……”


該段的後半部分,即“氣血充贏,九譤(竅)不道,上下不用,產痤雎(疽),故善用八益、去七孫(損),五病者不作。”句讀上似不不妥,語義亦暢通。但據上文討論的結果,筆者以為該句與上文兩句似乎結構一致,故懷疑“不道”,實是“不能道”之省,義與上文兩句“不能道”的表達相同,當單獨斷開,“九譤(竅)”二字屬上。再套用上文梳理出的“原因+行為+產病狀+結果句式,該句以氣血充贏九譤(竅)作為假設條件替換了原因,并與強用之,不能道一句一樣,省略了結果。上下不用一句,可以視為對不道的補充修飾,下文言故善用八益、去七孫(損)”,“善用”與“不用”語義當相關,則所“不用”者,即未能用八益去七損。用八益去七損恰恰是“復壯有道”之“道”,“不道”亦是不能用八益無七損,所以說“上下不用”是對“不道”的補充修飾。此處之所以有這樣的表達,竊疑是採用了避復的修辭手法所致。

而如果“不用”理解為不用八益去七損,則“上下”亦不能按照前人理解為上下四肢,或身體的上部和下部 ,而應理解是代指性交行為。同篇論述八道,有一曰高之,二曰下之,三曰左之,四曰右之……”等語,《合陰陽》論十修,亦曰:一曰上之,二曰下之,三曰左之,四曰右之……” 故有此代指。

綜上,則該段當斷句為:


“疾使內,不能道,產病出汗椯(喘)息,中煩氣亂,弗能治;產內熱,㱃(飲)藥約(灼)灸以致其氣,服司以輔17/28其外。強用之,不能道,產痤穜(腫)櫜(睾)。氣血充贏九譤(竅),不道,上下不用,產痤雎(疽)。故善用八益、去七孫(損)18/29,五病者不作19/30。”

 

附記:本文著成后,曾得張如青、張小艷老師指正,特致謝忱!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8年10月22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8年10月22日

点击下载附件: 1948于業禮:馬王堆帛書《天下至道談》校讀一則.docx

下载次数:14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