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蔡哲茂:《史記‧殷本紀》的“庚丁”非“康丁”之誤
在 2018/7/19 16:52:31 发布

《史記殷本紀》的“庚丁”非“康丁”之誤

 

(首發)

蔡哲茂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退休研究員

 

《史記殷本紀》有“庚丁”此一先王,為廩辛之弟,武乙之父。在甲骨文出土之前,第一個提出商代先王名號有問題的是崔述《考信錄》,他認為庚丁的“庚字疑誤”。甲骨文出土之後,羅振玉在《增訂殷虛書契考釋帝王第二》“曰康且丁”條下曰:

 

《史記》作庚丁為康丁之譌,商人以日為名,無一人兼用兩日者,……前已有且丁,後又有康且丁,以商之世次推之,且甲之後武乙之前為庚丁,則康且丁者非且丁乃康丁矣。

 

郭沫若在《卜辭通纂》贊成羅說:

 

康祖丁或作康丁,羅振玉云:《史記》作庚丁為康丁之譌,商人以日為名,無一人兼用兩日者。

 

羅振玉的看法跟崔述相同,都是從〈殷本紀〉上甲以下的先公及大乙以下的先王名號中都是二字且第二字為天干,而庚、丁皆為天干不合此例所做的判斷,他們歸納出商王名號的通則作出合理的推測。羅氏看到甲骨文的“康祖丁”,所以落實“庚”是“康”的訛誤。從字形看庚、康二字形近,所以他的說法相當合理。但是《古本竹書紀年殷紀》“庚丁居殷”(《太平御覽》引)和《史記殷本紀》同。一為傳世文獻,一為晉朝的出土文獻,難道二書的“庚”皆誤,這是非常可疑的。

晚近談到此問題皆引羅、郭兩家之說,幾成定論,然而從新出土材料來看,“庚”字可以讀作“康”,恐非訛誤。

上博簡五〈季庚子問於孔子〉對季庚子之名,注曰:

“庚”通“康”。《戰國策韓策二》司馬康,《史記韓世家》作司馬庚季庚子,即季康子(?─前四七七)。

清華簡二《繫年》第四章有“乃先建衛叔封於庚丘”,注曰:

“庚丘”即“康丘”,其地應在殷故地邶、鄘、衛地範圍內,故康叔也可稱衛叔封。

清華簡六《鄭文公問太伯甲本》:

色(孚)涇(淫)说明: &8.EC4B;(媱)于庚。

清華簡六《鄭文公問太伯乙本》:

色(孚)涇(淫)说明: &8.EC4B;(媱)于康。

甲本“庚”字乙本作“康”。

《史記殷本紀》與晉朝出土的戰國文獻《竹書紀年》皆為“庚丁”,然而從上博五〈季庚子問於孔子〉及清華簡《繫年》、《鄭文公問太伯甲乙本》來看,“庚”本可讀為“康”,〈殷本紀〉所據材料應為戰國文字系統,“庚”字為假借,並非訛誤。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8年7月19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8年7月19日

点击下载附件: 1932蔡哲茂:《史記?殷本紀》的“庚丁”非“康丁”之誤.docx

下载次数:67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