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金俊秀:上古聲母構擬三則
在 2018/4/11 9:37:40 发布

上古聲母構擬三則

 

金俊秀

國立韓國教員大學華語文教學系[1]

 

 

一、前言

 

最近幾年筆者以韓文發表的若干篇論文裡,其主題與上古聲母有關者共三篇:《溼字上古聲母考》(2014)、《色字上古聲母考》(2016)及《委字上古聲母考》(2016)。[2] 今將此三篇的核心內容重新以中文撰寫,題爲《上古聲母構擬三則》,祈請海外諸家惠予批評斧正。

 

 

二、溼[3]

 

[A] EMB000027981298 EMB000027981299 商.合8355     [B] EMB00002798129a EMB000027981299 商.合8356 

[C] EMB00002798129d EMB00002798129e 西周.史懋壺   [D] EMB00002798129f  西周.伯姜鼎 

[E] EMB0000279812a1 EMB0000279812a2 楚.郭店.太4  [F] EMB0000279812a3 EMB0000279812a2 楚.郭店.太

[G] EMB0000279812a4 EMB0000279812a5 秦.石鼓文     [H] EMB0000279812a6 EMB0000279812a5 《說文》小篆

 

“溼”,本作“EMB00002eec3715”(AB),從水從EMB00001840114f,字見於卜辭。季旭昇師(2004)認爲“EMB00001840114f”從聯絲攤在架上,即潮溼的溼之最初文。[4]EMB00001840114f”所從之“”爲“EMB0000279812c6”,象兩糸相連之形,裘錫圭(1983)認爲“聯”之初文。[5]EMB00002798129e”(C),從土EMB00002eec3715聲,季師(2004)認爲“隰”之本字。EMB00001840114f旁在金文中已省訛作“”(D),楚簡文字則進而省作“”(EF)。石鼓文、《說文》小篆作“EMB0000279812a5”形(GH),其所從之“EMB0000279812c6”,並非“聯”,而是“EMB00001840114f”之訛。

 

[A] EMB000056ec7445 EMB000056ec7446 商.EMB000056ec742f        [B] EMB000056ec7447 EMB000056ec7448 西周.晉侯EMB000056ec7436

[C] EMB000056ec7449 EMB000056ec744a 西周.EMB000056ec7437   [D] EMB000056ec744b EMB000056ec7448 西周.敔簋

 

古文字裡止旁與辵旁互用,糸旁常作“”形,上列字形實屬同字,下文爲行文方便,以“EMB000056ec7448”爲代表此字。馬承源(1993)讀“邍EMB000056ec7448”(B)爲“原隰”。[6] 據此,裘錫圭(1994)讀“追EMB000056ec7448”(CD)爲“追襲”。[7]“隰”、“襲”均隸於緝部,中古音韻地位相同,因此裘氏認爲“EMB000056ec7448”既然可讀“隰”,亦可讀“襲”。爾後,經陳美蘭(1998)、黃德寬(1999)之研究,釋“EMB000056ec7448”爲“襲”,蓋成定論。[8] 黃氏認爲“EMB000056ec7448”才是襲擊的襲之本字,“襲”之本義爲死者所穿的衣服,用爲襲擊的襲當屬假借,只是後世“襲”行而“EMB000056ec7448”廢。

EMB000056ec7448”所從之“”,應是“EMB00001840114f(溼)”之訛,即該字的聲旁。“EMB000056ec7448”的結構可析爲從辵從卩EMB00001840114f聲,其造字本義爲趁人不備而攻擊。字在EMB000056ec7437簋、敔簋銘文中當本字使用,而在晉侯EMB000056ec7436盨銘文中讀爲“隰”,是假借無疑。相關諸字的鄭張尚芳(2003)擬音如下[9]

 

溼(濕)* hŋjɯb(緝1部)> ɕiɪp(書緝入開三)> shī

濕(漯)*ŋ˚ʰɯːb*t-ŋ˚ʰɯːb(緝1部)> *tʰɯːb tʰʌp(透合入開一)>

*ljɯb(緝1部)> ziɪp(邪緝入開三)>

*lˊɯːb(緝1部)> dʌp(定合入開一)>

*ljɯb(緝1部)> ziɪp(邪緝入開三)>

 

“濕”始見於漢代,應是從日EMB00002eec3715聲,後世多以“濕”代“溼”,南唐徐鍇已指出:“今人不知有此字(溼),以濕爲此字。[10]“濕”有他合切(今讀)一讀,義爲水名,後世作“漯”,清儒顧藹吉說:“累即EMB00003a7c73c1,而譌日爲田耳。[11]“溼(濕)”、“濕(漯)”二字,鄭張擬作*hŋjɯb*ŋ˚ʰl'ɯːb(或*t-ŋ˚ʰɯːb),可見他認爲該聲系的聲幹是舌根鼻音。他之所以如此構擬,是因爲“儑”、“䜙”的中古聲母爲疑母(ŋ-),而“儑”、“䜙”皆不見於《說文》,二字頗疑爲後起字。

現在我們知道,“溼”之最初文“EMB00001840114f”,古人用其爲“EMB000056ec7448(襲)”之聲旁。“襲”,從衣龖省聲。“襲”、“龖”的上古聲母均是流音,“襲*ljɯb”的聲母經腭化演變成中古的邪母(z-),“龖*lˊɯːb”的聲母經流音塞化演變成中古的定母(d-)。據此,本文認爲“溼(濕)”、“濕(漯)”二字的上古聲母亦屬流音。鄭張體系裡中古書母(ɕ-)的上古來源大抵有三類,即*hlj-*hNj-*qʰj-。鄭張原本用*hNj-,將“溼(濕)”的上古音擬測作*hŋjɯb,而本文認爲改擬作【*hljɯb】爲宜。[12] 又,“濕(漯)”是中古透母(tʰ-)字,在鄭張體系裡透母的幾種上古來源中有一個流音*l˳ʰ-。本文認爲“濕(漯)”的上古聲母應當是這個流音,因此將其上古音改擬作【*l˳ʰɯːb】。如此改擬可以更清楚地看出“隰*ljɯb”與“溼(濕)【*hljɯb】”、“濕(漯)【*l˳ʰɯːb】”二字的諧聲關係,如下:

 

溼(濕)【*hljɯb】(緝1部)> ɕiɪp(書緝入開三)> shī

濕(漯)【*l˳ʰɯːb】(緝1部)> tʰʌp(透合入開一)>

*ljɯb(緝1部)> ziɪp(邪緝入開三)>

 

白一平、沙加爾(2011)認爲該聲系的聲幹是小舌塞音,其擬音如下[13]

 

溼(濕)*s-qʰip syip(書緝入開三)> shī

濕(漯)#未提供上古擬音 > tʰop(透合入開一)>

*s-N-qip zip(邪緝入開三)>

 

本文的構想同樣可以適用於白-沙體系,在其體系裡中古書母(sy-)、透母(tʰ-)、邪母(z-)均有流音來源。照此可改擬爲:溼(濕)【*l˳ip】、濕(漯)【*l˳ʕip】、隰【*sə.lip】。

 

 

三、色

 

[A] EMB000022f83b00 EMB000022f83b18   [B] EMB000022f83b03 EMB000022f83b1b    [C] EMB000022f83b06 信陽.第一組

[D] EMB000022f83b0c 郭店.五14   [E] EMB000022f83b0f 郭店.成24   [F] EMB000022f83b12郭店.性44 

[G] EMB000022f83b15 EMB000071345b7d 郭店.語叢一47   [H] EMB000022f83b2a EMB000071345b80 郭店.語叢一50 

[I] EMB000022f83b2d EMB000071345b7a 郭店.語叢一110  [J] EMB000022f83b30 上博一.孔10 

[K] EMB000022f83b33 上博四.柬6       [L] EMB000022f83b36 上博五.鬼8

 

上揭諸字皆爲楚系文字的“色”。李家浩(1998)釋A、B、C爲“色”,認爲在楚文字中以“印”爲“色”。[14] 隨後郭店楚簡、上博楚簡相繼面世,其中屢次出現“色”,李說從而得到證明。季師(2004)認爲“色”是“印(抑)”的假借分化字,在卩旁下或加圓點,或加短橫,以與“印”加以區別(D、E、F、J、K、L),“EMB000071345b84”(G)則加義符“頁”,强調人之顔氣。“色”之《說文》古文作“EMB000071345b91”,楚簡文字“EMB000071345b80”(H)、“EMB000071345b7a”(I)皆從EMB000071345b92旁,季師謂:“其實此字(EMB000071345b7a)即《說文》古文EMB000071345b91的源頭,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以爲從疑。案:EMB000071345b92的初文,EMB000071345b91EMB000071345b93(同頁)、止、彡,EMB000071345b92聲。EMB000071345b92(疑紐之部)與色(疏紐職部)也是韻近聲稍遠,但EMB000071345b92除了做爲聲符之外,無法有其它作用。[15]“疑”與“色”的鄭張擬音(2003)如下:

 

*ŋɯ(之部)> ŋɨ(疑之平開三)>   

*srɯg(職部)> ʃɨk(生職入開三)>

 

鄭張體系裡上古時期的*sr-*sqʰr-*smr-*sŋr-,至中古合流爲生母(ʃ-),其中*sŋr-爲與疑母(ŋ-)諧聲的生母之上古來源。[16]EMB000071345b91”、“EMB000071345b80”、“EMB000071345b7a”均是“色”之異體,若EMB000071345b92旁起標音作用,“色”之上古音當改擬爲【*sŋrɯg】。“疑”及疑聲系字的上古韻部大多隸於之部(*-ɯ),而在《說文》所收九個疑聲系字中,“嶷(魚力切)”、“㘈(魚力切)”二字隸於職部(*-ɯg),是典型的陰入對轉。

 

[A]EMB00002ed064b1 商.乙編112        [B]EMB00002ed064b4 商.佚存637 

[C] EMB00002ed064b7 西周末期.毛公鼎(讀仰)  [D] EMB00002ed064ba 春秋初期.曾伯EMB00002ed064c5簠(讀抑)

[E] EMB00002ed064cc 楚.上博五.三德15(讀仰)  [F] EMB00002ed064d5 楚.淸華伍.殷9(讀抑)

[G] EMB00002ed064d8 秦.睡.法律55(讀印)  [H] EMB00002ed064de 秦.睡.效律30(讀印)

[I] EMB00002ed06569 西漢.馬.86(讀抑)  [J] EMB00002ed0656b 西漢.馬.遣225(讀印)

[K] EMB00002ed0656c 西漢.馬.繫32(讀仰)  [L] EMB00002ed0656d 西漢.馬.養17(讀仰)

[M] EMB00002ed0656f 西漢.馬.繫6(讀仰)  [N] EMB00002ed06572 西漢.銀545(讀仰)

 

A-D爲甲金文的“印”,而在銅器銘文中或讀“仰”,或讀“抑”。羅振玉(1915)謂:“卜辭EMB00002ed064c8字從爪從人跽形,象以手抑人而使之跽,其誼如許書之抑,其字形則如許書之印。…… 予意許書印抑二字,古爲一字。後世之印信古者謂之璽節,初無印之名,而卜辭及古金文則已有此字。曾伯EMB00002ed064c9簠云:‘克狄淮夷,印燮繁邑。’抑亦訓安,訓治。印燮猶言安和矣。印之本訓既爲安抑,後世執政以印施治,乃假按印之印字爲之。[17] EF爲楚簡文字,其用法與金文相同,或讀“仰”,或讀“抑”。“印”用爲印章的印,始見於秦文字(GH)。“印”與其省體“卬”均見於漢簡,而其用法尚未完全分化(I-N)。

從字形結構來看,“印”之造字本義應當是{抑},而“印”在古文字材料中亦可讀爲{仰}。{仰}、{抑}詞義相反,而古文字卻共用一個字形。這看似奇特,但在古漢語裡不乏其例,蔣紹愚(1989)曾列舉“乞”、“丐”、“貸”、“稟”、“受”、“沽”、“售”、“假”、“借”等例[18],楊秀芳師(2006)認爲一詞兼有正反二義,是因此類語詞語義中含有施受兩種成分,從施事的角度來認知,與從受事的對立面角度來認知,則會產生“反向(converseness)”的意義。[19]

秦漢以後“印”一般用爲印章的印,故增益手旁而造“EMB000015a018be(見於漢溧陽長潘乾校官碑)”,楷書“抑”實是“EMB000015a018be”之省。根據漢簡文字,“卬”並非有獨立來源的字,而是“印”之省體。後世“印”專用於印章的印,“卬”用於“仰”、“昂”、“迎”等字的聲旁,可謂異體分工。

“色”是“印(抑)”的假借分化字,二字雖然上古韻部同屬職部,而中古聲母相差頗遠,如下:  

 

色【*sŋrɯg】(職部)> ʃɨk(生職入開三)>

印(抑)*qɯg(職部)> ʔɨk(影職入開三)>

   

本文已根據與“疑”的諧聲關係,將“色”的上古音改擬爲【*sŋrɯg】。既然如此,其被借字“印(抑)”的上古聲母也應當包含舌根鼻音成分才是。鄭張體系裡上古時期的*q-(>*ʔ-)、*ʔl-*ʔr-*ʔn-*ʔm-*ʔŋ-,至中古合流爲影母(ʔ-),其中*ʔŋ-爲與疑母(ŋ-)諧聲的影母之上古來源。[20] 據此,本文將“印(抑)”的上古音改擬爲【*ʔŋɯg】。如此改擬,才可以看得出“抑”與“仰”之間的詞源關係。

 

抑【*ʔŋɯg】(職部)> ʔɨk(影職入開三)>   

*ŋaŋʔ(陽部)> ŋɨɐŋ(疑陽上開三)> yǎng  

*ŋaŋ(陽部)> ŋˠiæŋ(疑庚平開三)> yíng

*ŋaːŋ(陽部)> ŋɑŋ(疑唐平開一)> áng

 

古人用一個字形“印”來表示一對反義詞{抑【*ʔŋɯg】}與{仰*ŋaŋʔ},二詞聲母皆爲舌根鼻音,而元音和韻尾不同,似是通過改變原詞的某些音位而派生新詞的構詞法。實際上在古漢語裡,通過舌根鼻音韻尾和舌根塞音韻尾的交替而產生的同源詞爲數不少,茲列舉幾例:“廣*kʷaːŋʔ-“擴*kʰʷaːg”、“冥*meːŋ-“幎*meːg”、“讀*l'oːg-“誦*ljoŋs”、“登*tɯːŋ-“陟*tɯg”、“盈*leŋ-“溢*lig”、“迎*ŋaŋ-“逆*ŋrag”等。(例子取自王力1982、楊秀芳師2000、許思萊2007[21] 至於元音ɯa的交替,應該是元音變換(ablaut)現象,類似的例子有:“譚*l'ɯːm-“談*l'aːm”、“嗣*ljɯs-“緖*ljaʔ”、“圍*ɢʷɯl-“衛*ɢʷads”、“滿*maːnʔ-“懣*mɯːns”等。(例子取自蒲立本1973[22]

若{抑【*ʔŋɯg】}與{仰*ŋaŋʔ}是一詞之分化,秦以後用爲印章的印,究竟何故?林義光(1920)曾認爲{抑}與{印yìn}是一聲之轉,謂:“描述: EMB00002ed064b7,《說文》:‘印, 執政所持信也。從爪,從卪。按,‘卩即人字。‘印(臻韻)、‘抑(微韻)雙聲對轉,當即‘抑之古文。象爪在人上,抑按之。[23]“抑”、“印yìn”中古同屬影母,是雙聲關係,但韻部遠隔。由於受到時代限制,當時林氏只好用“對轉”此一述語來解釋此一通轉,而現在我們可以進行更爲具體的擬測。白一平、沙加爾(2014)的擬音如下[24]

 

*[ʔ](r)ik 'ik yì  ‘rub, repress’

*[ʔ]iŋ-s *[ʔ]in-s 'jinH > yìn  ‘seal’

 

他們認爲{抑}、{印yìn}詞義相關,便是韻尾*-k*-ŋ的交替所產生的詞彙分化。“抑”與“印yìn”的鄭張擬音(2003)是*qɯg(職部)與*qiŋs(真2部),而鄭張(2013)爲“抑”增加*qig一音,似是慮及與“印*qiŋs”的詞源關係。[25] 本文已根據與“色【*sŋrɯg】”的假借關係,將“抑”的上古音改擬作【*ʔŋɯg】,若{抑}、{印yìn}果真是同源,“印yìn”的上古音亦當改擬作【*ʔŋiŋs】。

然而即使改擬,“抑【*ʔŋɯg】”與“印【*ʔŋiŋs】”的元音仍不一致,此亦可視爲通過元音變換所產生的詞彙分化,抑或構擬需再斟酌?假使如同鄭張(2013)、白-沙(2014)所擬,將“抑”的上古元音要與“印yìn”相一致,“抑”的上古音可改擬爲【*ʔŋig】。白-沙(2014)提出另一個證據,便爲“抑*[ʔ](r)ik”與“懿*[ʔ]<r>ik-s”的通假,《詩經.大雅.抑》:“抑抑威儀”,《詩經.大雅.假樂》、《詩經.小雅.賓之初筵》:“威儀抑抑”,此處的“抑抑”讀作“懿懿”。以“抑”爲“懿”,尚見於《清華簡(壹).祭公之顧命》、《清華簡(叄).周公之琴舞》、《清華簡(伍).殷高宗問於三壽》。“懿”是質部字,鄭張擬音是*qrigs(質2部),其元音是*-i,然而“色”與“疑”的元音皆爲*-ɯ。討論到此,似需區別材料的時代先後,胡適(1936)曾認爲,在《詩經》裡《周頌》最古,《大雅》次古,《小雅》其次,《商頌》、《魯頌》、《國風》最遲。[26]“抑抑”讀作“懿懿”,皆見於《大雅》、《小雅》,可見此爲早期的用字習慣,而借“印(抑)”爲“色”,主要見於楚系金文、楚簡文字及秦簡文字,時代相對較爲晚一些。至於《清華簡》的以“抑”爲“懿”,也許可以認爲承襲早期的用字習慣,未必反映當時的實際語音情況。果真如此,“印(抑)”的上古音應該可以擬測作【*ʔŋig>*ʔŋɯg】,在【*ʔŋig】的階段被假借爲“懿【*ʔŋrigs】”,其後在【*ʔŋɯg】的階段被假借爲“色【*sŋrɯg】”。但目前證據尚未充足,這只能是一種推測,“印(抑)”的上古元音構擬問題,尚待未來更多材料的出現與研究。

 

 

四、委

 

[A] EMB000003303239 EMB00000330323a 商.合集20190    [B] EMB00000330323b EMB00000330323a 商.合集20195 

[C] EMB00000330323c EMB00000330323d 商.合集19754    [D] EMB00000330323e EMB00000330323d 商.合集20192 

[E] EMB00000330323f EMB00000330323a 戰國初期.越.越王州句劍十五 

[F] EMB000003303240 EMB00000330323d 戰國末期.晉.中山王EMB000003303245 

[G] EMB000003303241 EMB000003303242 戰國末期.晉.五年司馬成公權 

 

卜辭所見“EMB00000330323a”、“EMB00000330323d”(A-D),舊不識。黃盛璋(1982)釋“EMB00000330323d”(F)、“EMB000003303242”(G)爲“委”[27],學者才得知甲骨“EMB00000330323a”、“EMB00000330323d”實是“委”之初文,趙誠(1988)謂:“象置禾於器中之形,似即委積之委的古文,當爲會意字。[28] 施謝捷(1998)贊成黃說,並釋“EMB00000330323a”(E)爲“委”。[29]

 

[A] EMB00000330320e EMB00000330320f 郭店.緇31        [B] EMB000003303210 EMB000003303211 上博一.孔

[C] EMB000003303212 EMB000003303213 上博二.容7     [D] EMB000003303214 EMB000003303215 上博三.中14 

[E] EMB000003303216 EMB000003303217 曾侯2          [F] EMB000003303218 EMB000003303219 望山

[G] EMB00000330321a EMB00000330321b 包山95        [H] EMB00000330321c EMB00000330321b 包山185

 

上揭諸字皆爲楚簡文字。“EMB000003303213”(C),原考釋者李零(2002)闕疑未釋,何琳儀(2003)釋其爲“委”,大西克也(2003)、蘇建洲(2003)、季師(2004)皆從之,季師謂:“易‘乚旁爲‘阝旁,取義當無不同。[30]EMB00000330320f”(A),見於郭店楚簡《緇衣》篇,在傳世本《禮記.緇衣》中與其相應之字爲“危”,原考釋者裘錫圭(1998)認爲“EMB00000330320f”從禾聲,由於“禾”、“危”同屬歌部,古音可通。[31] 但現在我們知道“EMB000003303213”就是“委”,“EMB00000330320f”當析爲從心從EMB000003303213,“EMB000003303213”應該是聲旁。“EMB000003303211”(B),原考釋者馬承源(2001)認爲從年從心,而未釋出。[32] 周鳳五(2002)認爲“EMB000003303211”是“EMB00000330320f”之省,亦爲“危”。[33]“妥”(D),上從爪下從女,是妥協的妥無疑,而在簡文中卻讀“委”。《上博三.中弓》第14簡所見“妥EMB0000267001ce”一詞,周鳳五(2004)讀作“委佗”,史傑鵬(2005)謂:“‘妥EMB0000267001ce應當就是古書中常見的連綿詞‘委蛇 ‘委和‘妥都是歌部字, 可以通假。從這兩個字得聲的字在古書中混用的情況很多。[34]EMB000003303217”(E),從糸從妥,而在簡文中讀“緌”,此亦爲“妥”、“委”互通之例。“EMB000003303219”(F),從辵從EMB00000330323d,施謝捷(1998)釋其爲“逶”,在簡文中讀“緌”。[35]EMB00000330321b”(GH)爲人名,劉信芳(2011)認爲有可能讀爲“危”或“委”。[36]

根據以上所論,我們可以確定“委”與“妥”、“危”二字古音必近。相關諸字的鄭張擬音(2003)如下:

 

*qrol(歌3部)> ʔˠiu(影支平合三b)> wēi

*qrolʔ(歌3部)> ʔˠiu(影紙上合三b)> wěi

*n˳ʰoːlʔ(歌3部)> tʰ(透果上合一)> tuǒ

*ŋrol(歌3部)> ŋˠiu(疑支平合三b)> wēi

 

《說文解字繫傳》釋形作“委”從“禾*goːl”得聲,鄭張尚芳(2003)據此擬作*qrol*qrolʔ,是認爲小舌塞音與舌根塞音之間的諧聲。但由“委”與“妥*n˳ʰoːlʔ”、“危*ŋrol”的通諧關係可推知,“委”的聲幹當屬鼻音。鄭張尚芳(2013)亦增*ʔnol一音,並謂:“小徐禾聲。甲骨禾捲頭表萎,似非禾聲而原音ʔn-[37] 但其所據實屬可疑。陳邦懷(1989)認爲卜辭所見“EMB00002aac6265EMB00002aac6266)”爲“萎”之初文,徐中舒(1998)釋“EMB00002aac6266”爲“委”。[38] 然而,劉釗(2009)、李宗焜(2012)皆不從之。[39] 從女旁的“委”初見於秦隸,將甲骨文“EMB00002aac6266”釋作“委”或“萎”,證據似嫌單薄。“EMB00002aac6266”在卜辭中用作人名,尚無法確知其爲何字。上文已述及,據黃盛璋(1982)、趙誠(1988)、施謝捷(1998),現在可以確定的甲骨文“委”是“EMB00000330323a”與“EMB00000330323d”。

至於“委”的上古擬音,鄭張(2013)未作取捨,並存兩種可能,即*qrol*ʔnol。而本文根據楚簡所見通諧現象,認爲“委”的上古聲母應該包含鼻音成分。鄭張體系裡上古時期的*q-(>*ʔ-)、*ʔl-*ʔr-*ʔn-*ʔm-*ʔŋ-,至中古合流爲影母(ʔ-),其中*ʔn-*ʔm-*ʔŋ-爲與鼻音諧聲的影母之上古來源。“妥”的上古聲母是舌尖鼻音,“危”的上古聲母是舌根鼻音,據此,“委”之上古音可以擬作*ʔnol*ʔnolʔ*ʔŋol*ʔŋolʔ。《說文》所收委聲系字共14個字,22個音(其中有幾個是破音字)。在此22個讀音中,影母(ʔ-)最多,共16個,其餘則泥母(n-3個、日母(ȵ-2個,就是以舌尖鼻音爲聲幹者,共5個,而疑母(ŋ-)只有1個。慮及此,“委”之聲幹應該是舌尖鼻音,因此本文認爲“委”之上古音擬作*ʔnol*ʔnolʔ爲宜。

白一平、沙加爾(2014)將“委蛇”一詞的上古音擬作*q(r)oj.laj[40] 若本文的構想適用於之,應可改擬爲【*ʔnoj.laj】。

 

附帶一提,史傑鵬(2005)已指出,委聲系字與妥聲系字的混用情況多見於古書。“委”本作“EMB00000330323a”或“EMB00000330323d”,而秦文字以後變成上從禾下從女之結構,此一字形變化,頗疑爲與“妥”的頻繁通假所致。最早由於讀音相近經常互用,後來可能字形也受“妥”之影響,變成下從女的結構了。楚簡有讀“妥”爲“委”之例,在傳世文獻中多見“綏”與“緌”、“餒”與“餧”互用之例,茲順便討論《論語》“餒”的釋讀問題。《語.衛靈公》:“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廣韻》、《集韻》皆認爲“餒”、“餧”同字,而《說文》僅收“餧”,《說文.食部》:“餧,飢也。從食,委聲。一曰:魚敗曰餧。奴罪切。”《廣韻》:“餧,飢也。一曰:魚敗曰餧。奴罪切。餒,上同。”“餧,餧飯也。於偽切。”今本《論語》之“餒”,以往大多當作“餧(奴罪切,今讀něi)”解釋[41],例如楊伯峻(1958)語譯作:“君子用心力於學術,不用心力於衣食。耕田,也常常餓著肚皮;學習,常常得到俸祿。君子只著急得不到道,不著急得不到財。[42] 而宮崎市定(1974)將其釋爲“餧(於偽切,今讀wèi)”,語譯作:“你們要專心於修養,不要擔憂衣食。農夫耕田自然可以得到食物,同樣道理,你們讀書自然可以得到俸祿。你們應該要擔心自己修養不足,而不要擔心自己身處貧寒。[43] 宮崎之譯語義較爲通達,《論語》“餒在其中矣”之“餒”當讀爲“餧(於偽切)”。

“餧”之二音“於偽切(飢也)”與“奴罪切(餧飯也)”,是一對反義詞,其鄭張擬音(2013)如下:

 

*ʔnols(歌3部)> ʔˠiu(影寘去合三b,於偽切)> wèi(後世作“餵”)

   *nuːlʔ(微2部)> nuʌi(泥賄上合一,奴罪切)> něi(後世作“餒”)

 

於偽切與奴罪切應該是一詞之分化,*ʔnols*nuːlʔ主要元音不同,此乃爲元音變換。類似的例子有:“合*guːb-“會*goːbs”、“運*ɢuns-“圓*ɢon”、“叩*kʰoːʔ-“攷*kʰluːʔ”、“漏*roːs-“霤*m·rus”、“鎔*loŋ-“融*luŋ”、“痛*l˳ʰoːŋs”“疼*duːŋ”等。(例子取自蒲立本1973與王力1982[44]

 

 

五、結語

 

本文根據出土文獻上的古文字材料,探討上古音若干聲母的構擬。上古漢語的復原在韻母方面由於有詩韻與諧聲雙重資料,已建立相當可靠的基礎,如今在海內外最具有代表性的上古漢語擬音體系,當是“鄭張尚芳-潘悟雲體系”與“白一平-沙加爾體系”,兩者隔海各自進行研究,而其韻母系統大體相仿,是其證。然而聲母方面的構擬過去只有《說文》諧聲字能作主要依據,故部分擬測尚存商榷之處。新派學者同時參照親屬語言材料,雖然其間或能提供重要線索,但畢竟是漢語外部材料,往往不免令人有隔靴搔癢之感。相對而言,古文字材料是上古時期熟諳當時通語的讀書人自己記錄的真實資料,無疑是強而有力的研究依據。

本文研究的結論可列如下:

溼(濕)* hŋjɯb →*hljɯb

濕(漯)*ŋ˚ʰɯːb →【*l˳ʰɯːb

*srɯg →*sŋrɯg

印(抑)*qɯg →*ʔŋɯg

*qiŋs →*ʔŋiŋs

委(平聲)*qrol → *ʔnol

委(上聲)*qrolʔ → *ʔnolʔ

 

 

 

本論文初稿已宣讀於2017年度韓國中語中文學會秋季聯合國際學術研討會,首爾:延世大學中文系,20171111日。

 

 

 

附記:今年(2018年)三月份,承蒙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石繼承教授越洋郵寄,才得睹《古文字與漢語歷史比較音韻學》(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74月)一書。書中收錄張富海教授的大作《據古文字論“色”、“所”、“疋”三字的上古聲母》,張文將“色”的上古音擬作*sŋrɯg,其構擬與拙見相一致,可謂喜出望外!是以特此記之。

 

 

 

初稿寫於2017年晚夏

修改於2018年初春

 

 



[1] 金俊秀(Kim, Jun-soo),國立韓國教員大學(Korea National University of Education)華語文教學系(Dept. of Chinese Education)副教授。韓國清州 dorachu@naver.com 82+1048595861

[2] 金俊秀,《溼字諧聲考》,《中國學論叢》第46輯,首爾:高麗大學中國學研究所,201411月,頁97121。金俊秀,《色字諧聲考》,《中國言語研究》第65輯,首爾:韓國中國言語學會,20168月,頁131。金俊秀,《委字諧聲考》,《中國言語研究》第67輯,首爾:韓國中國言語學會,201612月,頁124

[3] 潮溼的溼,後世多作“濕。本論文爲避免混淆,一律使用本字“溼。今臺灣標準字體作“潮溼,是屬恢復古本字之例。

[4] 季旭昇師,《說文新證》下冊,臺北:藝文印書館,200411月,頁143144

[5] 裘錫圭,《戰國璽印文字考釋三篇》,《裘錫圭學術文集》第3卷,上海:旦大學出版社,20126月,頁277285。原載於《古文字硏究》第10輯,1983年。

[6] 馬承源,《晉侯EMB00002b680c06盨》,《第二屆國際中國古文字學硏討會文集》,香港: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1993年,頁227229

[7] 裘錫圭,《關於晉侯銅器銘文的幾個問題》,《裘錫圭學術文集》第3卷,上海:旦大學出版社,20126月,頁75。原載於《傳統文化與現代化》1994年第2期。

[8] 陳美蘭,《金文札記二則-“追EMB00002b680c0b、“淖淖列列》 ,《中國文字》新廿四期,臺北:藝文印書館,199812月,頁6167。黃德寬,《“EMB00002b680c0e及相關字的再討論》,《中國古文字硏究》第1輯,長春:吉林大學出版社,19996月,頁321323

[9] 鄭張尚芳,《上古音系》,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12月。本論文中此書徵引頗多,下文不再一一加註。

[10][南唐]徐鍇,《說文解字繫傳》淸道光年間祁嶲藻刻本,北京:中華書局,199812月第2刷,溼字條,頁223

[11][清]顧藹吉,《隸辨》康熙五十七年項絪玉淵堂刻本,北京:200312月第2刷,濕字條,頁192

[12] 加【 】表示本文的修改擬音,下同。

[13] Baxter-Sagart Old Chinese reconstructionVersion 1.002011220日),Centre de recherches linguistiques sur l'Asie orientale(東亞語言硏究所),http://crlao.ehess.fr

[14] 李家浩,《EMB00002ca0403c鐘銘文考釋》,《著名中年語言學家自選集.李家浩卷》,合肥:安徽敎育出版社,200212月,頁6566。原載於《北大中文研究》創刊號,1998年。

[15] 季旭昇師,《說文新證》下冊,臺北:藝文印書館,200411月,色字條,頁73

[16] 類似的例子有:從“彥(*ŋrans得聲之“產(*sŋreːnʔ,從“屰(*ŋraɡ得聲之“朔(*sŋraːɡ,從“疋(*ŋraːʔ得聲之“蔬(*sŋra

[17] 于省吾主編,《甲骨文字詁林》第1冊,北京:中華書局,199912月第2刷,頁412。原載於羅振玉,《殷虛書契考釋》,1915年。

[18] 蔣紹愚著,李康齊韓譯,《古代中國語語彙意味論(古漢語詞彙綱要)》,首爾:China House20124月,頁234-265

[19] 楊秀芳師,《論漢語詞義的反向發展》,《中國文化研究》第9輯,首爾:中國文化研究學會,200612月,頁179204

[20] 類似的例子有:從“堯(*ŋeːw得聲之“蟯(*ʔŋew,從“兒(*ŋje得聲的“唲(*ʔŋreː

[21] 王力,《同源字典》,北京:商務印書館,200211月第6刷,頁186253272280297。楊秀芳師,《方言本字研究的觀念與方法》,《漢學研究》第18卷特刊,臺北:國家圖書館,200012月,頁114Axel Schuessler,《ABC Etymological Dictionary of Old Chinese》,檀香山: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2007年,頁266267383

[22] Edwin G. Pulleyblank,《Some New Hypotheses Concerning Word Families in Chinese》,《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Vol.1 No.1,伯克利: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1973年,頁111125

[23] 林義光,《文源》,福州:林氏寫印本,1920年,卷六頁23

[24] William H. Baxter & Laurent Sagart,《Old Chinese: A New Reconstruction》,紐約: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4年,頁240

[25] 鄭張尚芳,《上古音系(第二版)》,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312月,頁528

[26] 胡適,《談談詩經》,《胡適文集》第五冊,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811月,頁470

[27] 黃盛璋,《中山國銘刻在古文字、語言上若干硏究》,《古文字硏究》第7輯,北京:中華書局,19828月,頁7677

[28] 趙誠,《甲骨文簡明詞典》,北京:中華書局,20095月第2版,頁71

[29] 施謝捷,《吳越文字彙編》,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19988月,頁581

[30] 馬承源主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12月,頁256。何琳儀,《滬簡二冊選釋》,簡帛硏究網(http://www.jianbo.org),2003114日。大西克也,《試論上博楚簡緇衣的“EMB00002aac62a0字和相關諸字》,《第四屆國際中國古文字學研討會》,香港:香港中文大學,200310月,頁336。蘇建洲,《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二)校釋》,臺北: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硏究所博士文,20046月,頁109。季旭昇師,《說文新證》下冊,臺北:藝文印書館,200411月,頁188

[31] 荊門市博物館,《郭店楚墓竹簡》,北京:文物出版社,19985月,頁135

[32] 馬承源主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11月,頁136

[33] 周鳳五,《《孔子詩論》新釋文及注釋》,《上博館藏戰國楚竹書硏究》,上海:上海書店,20023月,頁159.

[34] 周鳳五,《上博三《仲弓》篇重探(摘要)》,《多元視野中的中國史第二屆中國史學國際會議》,北京:淸華大學,20048月,頁2123。史傑鵬,《上博竹簡(三)註釋補正》,簡帛硏究網(http://www.jianbo.org),2005716日。.

[35] 施謝捷,《吳越文字彙編》,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19988月,頁581.

[36] 劉信芳,《楚簡帛通假彙釋》,北京:高等敎育出版社,20112月,頁228

[37] 鄭張尚芳,《上古音系(第二版)》,上海:上海敎育出版社,201312月,頁490.

[38] 陳邦懷之說引自李圃主編,《古文字詁林》第9冊,上海:上海敎育出版社,200410月,委字條,頁838。徐中舒,《甲骨文字典》,成都:四川辭書出版社,199810月第5刷,委字條,頁1314

[39] 劉釗等,《新甲骨文編》,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95月,EMB00002aac6266字條,頁674。李宗焜,《甲骨文字編》,北京:中華書局,20122月,EMB00002aac6266字條,頁156

[40] William H. Baxter & Laurent Sagart,《Old Chinese: A New Reconstruction》,紐約: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4年,頁270

[41] 高尚榘,《論語歧解輯錄》下冊,北京:中華書局,20116月,頁841843

[42] 楊伯峻譯注,《論語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045月第2版第18刷,頁169

[43] 宮崎市定著,朴永哲韓譯,《論語(論語の新研究)》,首爾:圖書出版yeesan201311月第6刷,頁247

[44] Edwin G. Pulleyblank,《Some New Hypotheses Concerning Word Families in Chinese》《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Vol.1 No.1,伯克利: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1973年,頁111125。王力,《同源字典》,北京:商務印書館,200211月第6刷,頁185192380381613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8年4月10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8年4月11日

点击下载附件: 1910金俊秀:上古聲母構擬三則.doc

下载次数:36

  • 白懋父 在 2018/4/14 19:03:07 评价道:第1楼

    总感觉,上古汉语肯定是有方言的,不同方言用字不一导致异读现象。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