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付强:玉苟盤盉銘文“鳳圭”小考
在 2018/3/23 13:04:52 发布

玉苟盤盉銘文“鳳圭”小考

 

(首發)

付 强

上海三唐美術館

 

吳鎮烽先生的《新見玉苟盤玉苟盉小考》一文,公佈了一件新出現的恭王時期玉苟盤玉苟盉,盤盉銘文基本相同,各43字,吳先生對銘文進行了很好的考釋。我們在此基礎上談一下對銘文中“鳳圭”的看法。

先把盤盉的銘文轉錄如下“隹(唯)正月初吉丁卯,王才(在)溼宮,玉苟Snap16(獻)鳳圭於穆王,Snap1(蔑)苟Snap2(曆),易(錫)Snap3(鬱)鬯,苟對Snap4(揚)穆王休,用乍(作)父乙Snap5(簋),子孫Snap6(其)永寶。戉Snap7(箙)。”

“鳳圭”,吳先生認為未見文獻記載。《周禮·冬官·考工記》載:“玉人之事,鎮圭尺有二寸,天子守之;命圭九寸,謂之桓圭,公守之;命圭七寸,謂之信圭,侯守之;命圭七寸,謂之躬圭;伯守之。”鄭注:“命圭者,王所命之圭也,朝覲執焉,居則守之,子守穀璧,男守蒲璧,不言之者,闕耳。故書或雲命圭五寸謂之躬圭。杜子春雲當爲七寸,謂五寸者,璧文之闕亂存焉。”《考工記》又雲:“天子圭中必,四圭尺有二寸,以祀天。大圭長三尺,杼上,終葵首,天子服之。土圭尺有五寸,以致日,以土地。祼圭尺有二寸,有瓚,以祀廟。琬圭九寸有繅,以像德。琰圭九寸,判規,以除慝,以易行。”此圭是玉苟獻給周王的,當屬鎮圭或大圭,應是天子所守之圭。何以稱爲鳳圭,大概是圭上雕琢有鳳紋。華麗的鳳鳥是西周早中期最著稱的紋飾。周人在青銅器和玉器上酷愛裝飾鳳紋和鳳族的鳥紋,自然和周人開國有鳳鳴岐山的祥瑞傳說有關。考古發掘中出土的玉圭都是素面的,未見到有雕琢花紋的。[1]柳洋先生對於“鳳圭”的看法,和吳先生一樣,也認為“鳳圭”就是雕刻有鳳鳥紋飾的圭。[2]

鄒芙都先生和馬超先生對“鳳圭”提出了新的看法,認為玉戈其實就是玉圭的一種,所以 “鳳圭”也可以理解為裝飾有鳳紋的玉戈,而且飾有鳳紋的玉戈確是有實物出土的,我們把他們文中所搜集的鳳鳥紋玉戈轉錄如下:

臣下向王獻圭見於花東卜辭,己卯,子獻卣以圭眔□、壁丁。用。己卯,子獻卣以圭于丁。用。(《花東》490),玉苟專門治玉和以掌玉為職事,所以向穆王獻玉是很合理的。並且舉出《墨子·非攻下》:“赤鳥銜珪,降周之岐社,曰:“天命周文王,伐殷有國。”,周人認為是“鳳圭”一種吉祥的的預兆。[3]我們認為鄒芙都先生和馬超先生的這些看法都是非常好的。

對於“鳳圭”到底是什麼樣的玉器,我們提出另一種看法,在2004年至20056,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在絳縣橫水發掘了一組西周時期倗國國君墓葬,出土了包括玉璜組佩、骨牌瑪瑙串飾等10組組佩及其他串飾葬玉等,玉器保存良好,造型精美,玉質上乘,是難得的佳品。其中出土有一件非常特別的玉圭,上面是圭,下面是一隻鳥、雞或者鳳凰(如下圖)[4],我們認為這種圭很有可能就是玉苟盤盉銘文中的“鳳圭”。它們的時代都是相同的,當然這只是我们的一種推測,期待以後有更多考古發現的玉器來證明。

倗伯墓地出土“鳳圭”

 

 



[1] 吳鎮烽:《新見玉苟盤玉苟盉小考》,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30692017710日。

[2] 柳洋:《新見敬盤、敬盉銘文考釋》,《出土文獻》第十一輯,中西書局,2017年,第64-69頁。

[3] 鄒芙都、馬超:《金文考釋拾零三則》,《商周青銅器與金文研究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河南鄭州,20171027-29日,第521-523頁。

[4] 資訊采自《中華文明搖籃山西省出土玉器—西周時期》,2018314日。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8年3月23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8年3月23日

点击下载附件: 1907付强:玉苟盤盉銘文“鳳圭”小考.doc

下载次数:59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