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白光琦:《逸周書》《周月》、《時訓》兩篇作于太初以後
在 2017/12/22 20:13:30 发布

《逸周書》《周月》、《時訓》兩篇作于太初以後

 

(首發)

白光琦

 

当代研究《逸周书》的專著已有五部:黄怀信《逸周书源流考辨》,周宝宏《逸周书考释》,罗家湘、王连龙各有《逸周书研究》,张怀通《逸周书新研》,颇多发明,值得庆幸。但认为《逸周书》都是先秦文献,对于刘起釪先生在《古史续辨》中所说的:

“《周月》、《时训》、《殷祝》等篇,显然都是成于汉代之文。前两篇同于《月令》及《淮南子时则》等篇,亦近《春秋繁露》之文。《殷祝》同于《尚书大传》,文中尤不少汉代地名。”[1]

未予置论,似欠周到。

《周月》有完整的十二中气对应十二个月,《时训》更將二十四气等分为七十二侯。而二十四气是汉武帝太初改历以后才行用的,这两篇只能作于太初以后。为此,须要將二十四气的来历加以考察。

我国历法,西周以前属于覌象授时阶段,置闰与否由当年的观测决定。春秋时,历家制定了朔策,开始编制来年历书。从鲁国历法可知,闰年的安排始终没有严格的规律,可见当时尚无固定的岁策,因而不能确定未来的冬至时刻,也就不可能有二分二至。至于《左传》僖五年及昭廿年的两个日南至,都先天二日,又都是《三统历》的章首,乃是刘歆为了树立其《三统历》的权威而伪造的,何幼琦已有论证[2],张培瑜也说是后人推算附入的。[3]

战国前期,历家测得冬至日在牵牛初度,作为岁时的标准,创造了四分历术,使我国历法进到全面推步階段。此术以3651/4日为岁策,以29499/940日为朔策,每19235月为一章,复得朔旦冬至,每7694027759日为一蔀,复得夜半朔旦冬至。这一术数相当精密,时人以为完善之至,百世不易。历家又将一岁之日等分为八,以二分二至为四时之中,二启二闭为四时之始,是为八节,以寒暑变化来指导人们的生产生活,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但是由于此术置闰于年末,往往使历月偏离四时。例如吕后八年,三月乙卯春分,六月丁亥夏至,九月戊午秋分;武帝元光元年,三月丁巳春分,六月戊子夏至,九月庚申秋分;二分二至与四仲之月脱节,显然不当,于是产生了修改闰法的需要。

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将一岁之日等分为十二,命以十二中气,使之与十二月相对应,无中气之月自然就是闰月了。为了保留原來的八节,乃取128的最小公倍数,遂成为二十四气。当然须要改历时才能实行。

至汉文帝时,历朔已后天半日以上,日食都在晦日,而且当时五德终始之说盛行,汉兴,须要改正朔易服色,于是在文帝十五年,诏公孙臣拜为博士,与诸生草改历服色事。这些人经过两年的观测和研究,重新测定了气朔和二十八宿距星距度,拟定了二十四气、干支纪年等,改历已初具规模,以新垣平事件而中辍。适值淮南王安新立,广招天下方术之士,讲论道德,著书立说,这些人投奔淮南,为了不使自已的成果埋没,著为《天文训》保留在《淮南子》中,它代表了当时的天文学水平,只是未能行用。

武帝元封六年以前,置闰都在年末后九月,太初改历,实行无中置闰,始将二十四气纳入历法。

此次改历,虽然没有重大突破,只是修订了气朔和闰法,审定了星度,將五星推步纳入历术,但中冬十一月甲子夜半朔旦冬至,乃千载难逢的理想历元,于是改元太初,改为土德之历,以正月为岁首,色尚黄,数用五,定官名,协音律,亦一代盛事。

《淮南子.天文训》虽列有二十四气,但没有说明无中置闰。所以《逸周书.周月》中的“闰无中气”,不会采自《淮南子》,只能采自太初历。

《周月》篇记十二中气,甚为明确。而其前后文,错误百出。

“惟一月既南至”,妄增“既”字,不伧不类。

“昏,昴、毕现(古文但作见)。”“现”是历家术语,指星在伏后若干天晨现于东方之象,而“昏现”是星与日相对时日落西方星出东方之象,此时已在晨现之后五个月,夜夜可见,不应再称“现”,故“昏现”一词为历家所不取。今推得战国至汉,冬至黄昏时,井宿东出,奎、娄中天,昴、毕已在半空,决非昏现,此条必妄。

“日月俱起于牵牛之初”,当采自殷历[4],殷历为战国前期所造,汉儒仍有传习。

末段是汉人的历史循环论[5],本应是夏用夏正,商用殷正,周用周正,至汉复用夏正,但此篇只讲到周,就说“至于敬授民时,廵狩祭享,犹自夏焉。”似乎周代授时已用夏正,连他自已也没有搞清楚。

此篇岁首用周正而十二中气用夏正,自相矛盾。乃浅人所作。

此篇之“南至”、“昏现”、“夏数得天”,皆出《左传》,而《左传》原藏中秘,民间虽有传习,不为当世所重,经刘歆推崇,平帝时始立于学官。则此篇之作盖在刘歆之后。

《时训》篇的二十四气也应采自太初历,七十二候则是从《礼记.月令》中拼凑来的。

《月令》一篇,东汉经学大师郑玄说:“本《吕氏春秋》十二月纪之章首,礼家好事抄合之。”郑玄敢于否定其师马融之说,必有所据。其后,蔡邕又有“吕不韦著书,取《月令》为纪首”之说,仅举三事以辨:一、孟春“审端经术”,孟秋“决狱讼,必端平”,乃避秦始皇讳,改正为端。二、季秋“为来岁受朔日”,是以孟冬十月为岁首,唯秦所行用。三、仲春“昏弧中,旦建星中。”弧和建星是南方天学家甘氏的宿名,此文甘石并用,乃秦人吸收楚文化之故。

《时训》的作者,原想对二十四气再作精密的分解,但闭门造车,脱离实际。

一、沿袭旧误:“小寒之日雁北嚮”,雁在南方越冬,怎么会在三九天北嚮?由于此时冰天雪地,见不到多少物候变化,《吕氏春秋》季冬之月的“雁北鄉,鹊始巢,雉〔句隹〕,鸡乳。”除“鹊始巢”是观测所得外,其余都是为了凑足每月四条物候而从《夏小正》正月中借来的。《夏小正》:“正月:启蛰,雁北嚮,雉震呴……鸡桴粥(鬻,育也)。”是也。

二、拼凑充数:为使每月必为六候,而《吕氏春秋》十月只有四候,乃取“天气上腾地气下降”、“闭塞而成冬”充之,谁看见来?

三、五日一候,不能成立:下面选择若干典型物候的变幅予以检验。

物候变幅举例[6]

 

北京

德州

洛阳

盐城

雁北向

 

月日

2.133.27

2.93.20

1.103.15

2.174.22

变幅(观测年数)

42(16)

39(11)

64(12)

64(9)

桃始华

月日

 

4.34.14

3.214.6

3.284.12

变幅(观测年数)

 

11(7)

16(10)

15(9)

玄鸟至

月日

3.254.30

3.184.22

4.135.22

3.234.10

变幅(观测年数)

36(18)

35(12)

39(9)

18(17)

玄鸟归

月日

9.710.15

9.169.26

9.810.29

10.211.14

变幅(观测年数)

38(5)

10(3)

51(5)

24(9)

雁终见

月日

9.2311.1

9.2912.3

10.112.26

9.711.27

变幅(观测年数)

39(8)

65(12)

68(11)

81(7)

由表可知,物候的变幅,没有一项是在五天以内的,七十二候之设,纯属臆构。战国以来,历家用推步之术编制历书,日趋精密,观象授时早已淘汰,物候对于历家已经毫无用处,何况还不合实际。此篇虽有徵咎,无关礼治,亦好事者所为。

 

太初改历是逐步完成的,真正以十二中气定月是从太始二年开始的[7],已在太初元年后九年,从此,无中置闰才成为法则,沿用至今。《周月》《时训》两篇之作,只能在此后。

 

                 

                                                   白光琦  20171221

 

 



[1] 刘起釪《古史续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第616页。

[2] 详见何幼琦《左氏日南至辨惑》,中山大学学报1980年第一期。

[3] 张培瑜《先秦秦汉历法和殷周年代》,科学出版社,2015年第13页。

[4] 见《续汉书.律历志中》刘洪曰:“夫甲寅元天正正月甲子朔旦冬至,七曜之起,始于牛初。”

[5] 《史记.历书》:“夏正以正月,殷正以十二月,周正以十一月,蓋三王之正若循环,穷则反本。…至今上即位…然后日辰之度与夏正同。”

[6] 据宛敏渭《中国自然历选编》,科学出版社1986年,及《续编》1987年。

[7] 陈久金:《敦煌、居延汉简中的历谱》,见《中国古代天文文物论集》,文物出版社,1989年。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7年12月21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7年12月22日

点击下载附件: 1889白光琦 :《逸周書》《周月》、《時訓》兩篇作于太初以後.doc

下载次数:17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