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殷南山:《談楚文字中的“垔”字》商榷
在 2017/11/27 20:25:57 发布

《談楚文字中的“垔”字》商榷

 

(首發)

殷南山

 

程燕先生近期發表了《談楚文字中的“垔”字》一文(下稱“程文”)。[[1]]程文指出,即將發佈的安徽大學藏戰國楚簡《詩經·殷其雷》的“殷”作“”,其左下所从即“垔”,可作爲將以下ABCD所从釋爲“垔”的力證(下圖徑取自程文):

 

 

程先生在陳劍先生對D字釋讀[[2]]的基礎上,又列舉了金文部分“垔”及从“垔”之字,認爲鄭太子之孫與兵壺銘“”和安大簡《詩經》“”的寫法,“‘垔’旁上部皆作十字形,這恰可證明上部作十字形的字亦可釋作‘垔’”。進而以“垔”爲出發點,重新考慮A-D四字的釋讀——A字爲“垔”,前一例讀“威”,後一例疑讀“殷”,“垔(殷)(離)”即大憂;B字爲雙聲符字(“垔”、“寅”均聲),從整理者讀“寅”;C字隸作“”,從讀書會讀“隱”;D字隸作“”,可能讀爲“孕”。

對以上字形聯繫以及字詞重釋,筆者認爲還是有商榷餘地的。大致有以下幾點:

其一,儘管安大簡“”所从“垔”之上部作十字形,與AB-D所从相同,但其下部爲“土”,而非“”。而程文所舉其他金文的“垔”(見下圖,以及鄭太子之孫與兵壺“”字),其上部爲十字形者,下部則不爲“”;下部爲“”者,上部則不爲十字形,[[3]]依舊與AB-D所从有別。從以上現象可進一步看出,這些“垔”形儘管上部或下部偶有變化,但整體總是保留著與AB-D所从之形的區別特征,如要將其兩者認同,恐怕需要更直接的例證。

 

 

其二,楚簡已有可明確認作“垔”的,其上部均非十字形,如程文所舉的清華壹《耆夜》簡8)”、清華貳《繫年》簡1(禋)”。此外清華叁《芮良夫毖》簡20有“”,在句中讀法雖未確定,但其左上當係“垔”。如此,假設AB-D所从亦爲“垔”,爲何其上部均與楚簡可確定的“垔”不同?或者說,爲何“”所从“垔”旁上部均不寫作十字形?

其三,A字前一例(下稱“A1”)對應今本“畏”字,從用字考慮,認爲A1即“鬼”之異體[[4]]再讀“畏”,很順適;而若認爲“垔”(影紐真部),再讀“畏”(影紐微部),韻母上雖可旁對轉,仍嫌不夠密合,程文所舉通假例也稍顯輾轉;

其四,A字後一例(下稱“A2”)上下文爲(用寬式):“如飛雀罔A2,不惟鷹隼,迺弗虞民,厥其禍亦羅于。”[[5]]是以飛雀、鷹隼爲主題的譬喻,“A2”出現在二者之間,若如程文讀“殷離”,訓大憂,仍不如讀“畏離”[[6]](畏懼被捕捉)合適,其下文“羅于”可證。[[7]]

另外,將B字分析爲雙聲符字,有一定道理,不過如果所从非“垔”,劉洪濤先生的字形分析仍可成立。至於CD二字,讀“隱”、“孕”,在文例上仍不夠堅實。C字讀法尚難確識,D字讀“孕”於古音尚隔(“垔”屬影紐文部,[[8]]“孕”屬喻紐蒸部),即使可通,文意上也並不會優於“懷”。

綜合考慮以上幾點,筆者認爲,穩妥一點,還難以根據安大簡“”字確定ABCD所从爲“垔”。從字形相似性講,C與“”只是左下角部件稍異,或可從“垔”的角度重新考慮其釋讀;[[9]]至於其他諸字,特別是A字的釋讀,則宜從“鬼”相關的字去考慮。

 

 

 



[1]程燕:《談楚文字中的“垔”字》,《安徽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年第5期。

[2]陳劍: 《上博簡〈子羔〉、〈從政〉篇的拼合與編連問題小議》,《文物》2003年第5期。

[3]程文所舉集成10824”字,因缺乏文例,無法確認即“垔”,且其上部非十字形,另外右上角尚有一筆,還無法與A等認同。

[4]劉洪濤:《清華簡補釋四則》,《考古與文物》2013年第1期。

[5]釋文綜合諸家意見,參王明娟《清華簡〈説命〉集釋》,安徽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64月。

[6]“畏”爲整理者原釋;“”,黄傑先生讀“羅”(《讀清華簡(三)〈說命〉筆記》,簡帛網201319日),但考慮到下文有“羅”(“羅于”),用本字,故筆者認爲“”應讀“離”,義同《詩·兔爰》“雉離於羅”、《易·小過》“飛鳥離之”等之“離”。

[7]順帶提及,假設如程文讀“殷離”,則“殷”應該也不當訓大,而應训“憂”,古書常見。用此義時有寫作“慇”或“隱”。《說文》:“慇,痛也。”段注:“《桑柔》‘憂心慇慇’,《釋訓》:‘慇慇,憂也。’”《詩·邶風·柏舟》:“如有隱憂。”

[8]此據何九盈、陳復華《古韻通曉》,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7年,下同。或歸真部,如唐作藩《上古音手冊》,中華書局2013年。

[9]此外,上博五《三德》簡8釋文有“(鬼)神(禋)祀”,但其圖版此段文字殘泐不清,無法驗證“”字字形到底如何。不過從安大簡“”看,整理者的隸定很可能是沒問題的。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7年11月27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7年11月27日

点击下载附件: 1877殷南山:《談楚文字中的“垔”字》商榷.doc

下载次数:22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17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