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要二峰:上博六《景公瘧》簡序新編
在 2017/8/28 17:11:26 发布

上博六《景公疟》简序新编

 

(首发)

 

要二峰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景公疟》是《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六)》中的一篇,讲述了齐景公因“疥且疟”迁延不愈,听谗言欲诛祝、史,因咨于晏子,晏子劝诫景公修德的故事。该篇用简13枚,竹简原长约55厘米,均被折成三段,其长约15厘米的下段全部遗失,另511号简仅存中段,6号简存上段,文章内容缺损比较严重。虽有《左传》、《晏子春秋》等文献对照,对于该篇的编联释读仍然读存在不少困难。简文公布后,诸多学者对简文的释读、编联提出见解,推动研究不断深入。但仍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本文试就其编联提出新的方案。

目前所见,对《景公疟》简简序,共提出12种意见,列表如下(简号间没有框线者表示可以直接连读):

《景公疟》编联方案表

编联者

编联方案

备注

濮茅左[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何有祖[2]

1

2

3

4

7

6

8

9

5

10

 

12

13

11简删去

何有祖[3]

1

2

3

4

5

8

10

9

11

7

6

12

13

 

李天虹[4]

 

 

 

 

 

6

11

10

 

 

 

 

 

 

  [5]

1

2

3

4

5

6

11

7

8

9

10

12

13

 

何有祖[6]

1

2

3

4

5

6

8

10

9

7

 

12

13

11简删去

林志鹏[7]

 

 

 

 

 

9

6

7

8

11

10

 

 

 

李天虹[8]

1

2

3

4

5

7

6

11

10

8/9

9/8

12

13

 

  [9]

1

2

3

4

5

7

9

6

8

11

10

12

13

 

倪薇淳[10]

1

2

3

4

5

7

6

8

9

11

10

12

13

 

  [11]

1

2

3

4

5

7

6

11

8

10

9

12

13

 

  [12]

1

2

3

4

5

7

9

6

8

11

10

12

13

 

此外,程鹏万提出,上博三《彭祖》4号简可与本篇简5缀合,因之可将简45连读。[13]

从上表可以看出,对于前五及1213号简的位置,各家基本无异议,而这两组间6支简的排序,却言人人殊。这当然与该篇阙文较多以及对文意理解不同有关。

在前人释读与编联工作的基础上,我们提出新的方案:1234、《彭祖》45678111091213。下面先以通行文字将释文写出,之后简述文意并略陈编联理由,篇幅所限,参考诸家意见不能一一列出。

景公虐【2背】

齐景公疥且疟,逾岁不已。割与梁丘据言于公曰:“吾币帛甚微(美)于吾先君之量矣,吾珪璧大于吾先君之……【1】公疥且疟,逾岁不已,是吾无良祝、史也。吾欲诛诸祝、史。”公举首答之:“甚然,是吾所望于汝也。盍诛之?”二子将……【2正】是言也。高子、国子答曰:“身为新(亲),或(又)可(何)爱焉。是信吾亡无良祝、史,公盍诛之?”晏子夕,二大夫退。公内晏子而告之,若其告高子……【3

“……木为成于宋,王命屈木问范武子之行焉。文子答曰:‘夫子使其私吏听狱于晋邦,(薄)情而不(遁),使其私祝、史进……’……【4】既只于天,或(又)椎于渊。夫子之德登矣,可(何)其宗!

“古君之忨(愿)、良、【《彭祖》4】愠(温)、圣,外内不发(废),可因于民者,其祝、史之为其君祝敚也,正……【5】忘矣,而汤(扬)清者与得万福焉。今君之贪、昏、苛、慝,币(辟)违……【6】君祝敓,如敷情忍罪乎,则言不听、请不获,如顺言答恶乎,则恐后诛于吏者。故其祝、史制蔑端折祝之,多堣言……【7】诅为无伤,祝亦无益。

“今薪蒸思(使)虞守之;泽梁使守之;山林使衡守之。举邦为钦(禁),约挟诸关,缚诸市。众……【8】其左右相颂,自善曰:‘盍必死,愈(偷)为乐乎?故死期将至,可(何)仁……’……【11】之臣,出矫于(鄙)。自姑、尤以西,聊、摄以东,其人数多已,是皆贫约病,夫妇皆诅,一丈夫执寻之币、三布之玉,唯(虽)是夫……

“……【10】明德观行,勿而祟者也,非为美玉肴牲也。今内宠有割,外宠有梁丘据,萦(熒)忹(诳)公退武夫恶圣人,番浧臧亯,吏……【9】二夫可不受皇,婴则未得与闻。”

公强起,违席曰:“善哉,吾子晏子是襄桓之言也。祭正不获祟,以至于此,神见吾淫暴……【12】请祭与正。”晏子辞。公或(又)谓之,晏子许诺。命割不敢监祭,梁丘据不敢监正。旬又五,公乃出见折。【13

前三支简讲齐景公“疥且疟,逾岁不已”,宠臣割与梁丘据归咎于祝、史不称职,劝景公诛此二人。景公问于国、高,国、高并无异议。晏子傍晚夕见齐侯,景公因询问晏子的意见。

依《左传》昭公二十年、《晏子春秋·外篇》“景公有疾梁丘据裔款请诛祝史晏子谏”章等文献记载,晏子对景公问,首先讲述的是“日宋之盟,屈建问范会之徳于赵武”的故事,[14]故简3后接简4。程鹏万将彭祖4与简5缀合,对于整篇简文的编联都有重要意义。彭祖4“夫子之德”与简4的“夫子”对应,均指范武子,可证缀合后的简5确实应位于简4之后。

缀合后简文所谓“愿良温圣”的古君,因其“外内不废”故祝史为其祝敚而“与得万福”,恰可与简678对应。这三支简首先讲“贪昏苛慝”的今君,因其“辟违□□”,故祝史祝敚之时,如不言实情,则神鬼不听,如言君恶,则有被杀的危险,所以只能说一些可以做多种解释的“堣言”(即《左传》等所谓“进退无辞,则虚以求媚”),因之“诅为无伤,祝亦无益”,导致诅祝没有效果。这里的“古君”、“今君”,相当于上引文献中的“有德之君”和“淫君”,故“今君”并不特指景公。将“今君”解为景公,以至不能与后文专讲景公政事的内容区别开来,是以往编联出现偏差的重要原因。

8将话题转到齐国,景公专山林梁泽之利不与民共,并且赋敛无度。该简后接哪支简,是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简1213位于本篇最后基本可以确定,故只能从剩下的简91011中选择一支。

董珊指出,简11中的“其左右相颂自善曰:‘盖必死,愈为乐乎?’故死期将至,何仁……”正好可与《晏子春秋·内篇谏上·景公信用谗佞赏罚失中晏子谏》中的“今与左右相说颂也,曰:‘比死者勉为乐乎!吾安能为仁而愈黥民耳矣!’”对读。[15]吴则虞(19622930)认为“比死者勉为乐乎!吾安能为仁而愈黥民耳矣”乃“谗佞之人极言之辞,比死者且勉为喜乐,我何能依为仁义之行,仅胜于刑人也哉”。《晏子》后文为:“故内宠之妾,迫夺于国;外宠之臣,矫夺于鄙,执法之吏,并荷百姓。民愁苦约病……”。[16]这正可与简10中的“之臣,出矫于鄙……是皆贫约病”对读。所以,李天虹提出将简1011,是正确的。

9的内容未能与文献直接对应,所以它与上两简孰先孰后,值得考量。我们认为简9应排在此两简之后。理由如下:一,《左传》等文献在陈述景公赋敛无度后,讲内外臣妾欺压百姓,以至国人皆诅,这和简1110的内容对应;二,81110三支简可以作为同一意群,对应上文“诅为无伤,祝亦无益”,讲若“祝有益也”,则“诅亦有损”,将导致祝史之祝不能胜全国怨民之诅;三,简9“明德观行,勿而祟者也,非为美玉肴牲也”,为总结性陈述,其后不宜再接简1011内容;四,如简8、简9可直接连读,“今薪蒸”与“今内宠”之“今”则略显重复,二句之间明显应另有简文。

811109编联,则简9“今内宠”至12“婴则未得与闻”为一意群。通过上面的陈述,晏子得出“明德观行,勿而祟者也,非为美玉肴牲也”的结论,认为美玉肴牲跟“祟者”并没有必然关系。在此基础上,晏子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进谗言的割与梁丘据二人,指出了景公亲佞远贤,受二人蛊惑,不能“明德观行”而移咎于祝史的情况,让景公有所反思。

简文的末尾,景公终被晏子说服,不诛祝、史,且“命割不敢监祭,梁丘据不敢监正”而命晏子兼之。旬又五日后,景公终于康复。

通过本文疏通,我们复原了《景公疟》的大致轮廓。本篇也可对传世文献类似记载有所补正。比较典型的,《左传》昭公二十年及《晏子春秋》“景公有疾梁丘据裔款请诛祝史晏子谏”章中“夫子之家事治,言于晋国,竭情无私。其祝史祭祀,陈信不愧。其家事无猜,其祝史不祈”。杜预以为“家无猜疑之事,故祝史无求于鬼神”。[17]通过简文可知,所谓“家事”,当为“家吏”,即简文中的“私吏”。[18]该句当作“夫子之家吏治言于晋国,竭情无私;其祝史祭祀,陈信不愧。其家吏无猜,其祝史不祈”。另《左传》襄公二十七年“夫子之家事治,言于晋国无隐情,其祝史陈信于鬼神无愧辞”,当作“夫子之家吏治言于晋国无隐情,其祝史陈信于鬼神无愧辞”。[19]上述改动后,“家吏”与“祝史”对文,较故训可谓文从字顺。

又如,上引《左传》昭公二十年及《晏子春秋》文中有“泽之萑蒲,舟鲛守之”句,杜预注“舟鲛”曰“官名”,庄述祖、段玉裁等谓“鲛”为“”。[20]简文“泽梁使守之”与之对应,“”字可为庄段等人之说提供又一证据。

再者,上引《晏子·景公信用谗佞赏罚失中晏子谏》“比死者”句,向无达诂,简文与之略有不同,何以如此,其文意到底如何理解,值得考虑。此外,简文最后“公乃出见折”,《晏子春秋》也云“公疾愈”,而几乎与之全同的《左传》则删去“公疾愈”三字,不承认疾愈与景公施政的关系,可见《左传》编者高超的史识。

 

 



[1] 马承源主编:《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159189页。

[2] 何有祖:《读〈上博六〉札记》,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596200779日。

[3] 何有祖:《上博六〈景公疟〉初探》,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052007711日。

[4] 李天虹:《〈景公疟〉校读二则》,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692007726日。

[5] 梁静:《〈景公疟〉与〈晏子春秋〉的对比研究》,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752007728日。

[6] 李天虹:《上博六〈景公虐〉编联试析》,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编:《新果集——庆祝林沄先生七十华诞论文集》,科学出版社,2009年,第646页,注1

[7] 董熠:《先秦简牍与经部古籍互证研究——以〈左传〉为例》,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硕士学位论文,2014年,第32页。

[8] 李天虹:《上博六〈景公虐〉编联试析》,第643650页。

[9] 梁静:《〈上博六•景公疟〉重编新释与版本对比》,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90120081125日,又见《中国历史文物》2010年第1期。

[10] 倪薇淳:《〈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六)•景公疟〉硏究》,台湾师范大学中文系硕士学位论文,2009年,第11页。

[11] 袁青:《上博简〈景公瘧〉探析》,《光明日报》20151028日,第15版。

[12] 董熠:《先秦简牍与经部古籍互证研究——以〈左传〉为例》,第32页。

[13] 程鹏万:《上博三〈彭祖〉第4简的归属与拼合》,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0572010117日,又见《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15年第4期。

[14] 《春秋左传正义》卷49《昭公二十年》,《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第2092页。吴则虞:《晏子春秋集解》卷7《外篇第七》,中华书局,1962年,第446页。

[15] 董珊:《读〈上博六〉杂记(续二)》,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082007711日。

[16] 吴则虞:《晏子春秋集解》卷1《内篇谏上第一》,第2930页。

[17] 《春秋左传正义》卷49《昭公二十年》,第2092页。

[18] 董珊:《读〈上博六〉杂记(续一)》,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072007711日。

[19] 《春秋左传正义》卷28《襄公二十七年》,第1996页。

[20]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1417页。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7年8月28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7年8月28日

点击下载附件: 1823要二峰:上博六《景公瘧》簡序新編.doc

下载次数:18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17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