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付强:小議《合集》32036中的“示先羌入”及有關問題
在 2017/8/20 15:23:07 发布

小議《合集》32036中的“示先羌入”及有關問題

 

(首發)

 

付 强

上海三唐美術館

 

《合集》32036是一版历組二類甲骨,上面殘存的卜辭不是很多,我們先把卜辭隸寫如下,再作討論。

《合集》32036

癸亥,示先羌入。

王于南門,逆羌。《合集》32036[历組二類]

有學者指出《合集》32036與《合集》41465可以綴合,綴合後的卜辭是:

癸亥,示先羌入。

王于南門,逆羌。

癸亥,示先羌入。

先,配羌。《合集》32036+41465[历組二類][1]

我們再把與上面卜辭同文相關的例子搜集如下:

辛□貞:王其逆□。

王于宗門,逆羌。

示……先……配……

辛酉其若,亦伐。

壬戌貞:王逆以羌。

,王逆以羌。

示其先羌入,示其配羌。

癸亥卜:逆羌,《合集》32035+34129+32039+32037[历組二類][2]

這些卜辭主要占卜的是,王在宗廟的門前迎接接受所獻的戰爭俘獲的戰利品時,是示(出征时所帶的祖先神主牌位)先於戰爭所俘虜的羌人先進入宗廟,還是示和羌同時進入。

商周時期的獻俘儀式,戰利品進入宗廟的先後順序非常的严格,見於《逸周書·世俘解》:“武王乃夾于南門,用俘,皆施佩,衣衣,先馘入。武王在祀,太師負商王紂懸首白旗,妻二首赤旗乃以先馘入,燎于周廟。若翼日辛亥,祀於位,用籥於天位。”

卜辭中王逆羌的位置是南門、宗門,《逸周書·世俘解》是“武王乃夾于南門”,兩相互比較我們就知道南門就是宗門,宗廟之門。獻俘禮在宗廟舉行,這個見於敔簋“隹(唯)王十又一月,王各(格)于成周大(太)廟,武公入右(敔),告禽(擒)(馘)百,(訊)卌。”虢季子白盤“(桓桓)子白,獻(馘)于王(王,王)孔加(嘉)子白義,王各(格)周廟宣(榭),爰卿(饗),”再一個《逸周書·世俘解》這一段就說了武王在祀,太師負商王紂懸首白旗,妻二首赤旗乃以先馘入,燎于周廟。也能證明南門就是宗門,宗廟之門。

卜辭中是王于宗門,逆羌。《逸周書·世俘解》是“武王乃夾于南門,用俘,商代的俘虜多為羌人,羌人多用來作人牲,所以商王經常逆羌。卜辭中的羌相當於《逸周書·世俘解》中的俘。

卜辭中是“癸亥,示先羌入。”《逸周書·世俘解》是“武王乃夾于南門,用俘,皆施佩,衣衣,先馘入。武王在祀,太師負商王紂懸首白旗,妻二首赤旗乃以先馘入。“施佩”、“衣衣”中“施”和第一個“衣”都是動詞,“佩”和第二個“衣”都是名詞,講的都是祭祀之前,對於用於祭祀的俘虜人牲進行飾牲的過程 。《周禮•地官•封人》:“凡祭祀:飾其牛牲,設其福衡置其絼,共其水蒿,歌舞牲及毛炮之豚。凡喪紀、賓客、軍旅、大盟,則飾其牛牲。”所以,“用俘,皆施佩,衣衣,先馘入”的意思就是用於祭祀的俘虜人牲全部被施以佩飾,穿上衣服,先於斬獲的首級進入宗廟。[3]後一句講的是周武王主持祭祀,太師姜尚背著懸掛商紂王首級的白旗,和懸掛紂王兩個妻子首級的紅旗,先於斬獲其他的首級[4]進入宗廟。卜辭中的示,為王的祖先神主,出征時隨軍出征。《屯南》:“甲申卜:今以示先步。先,茲王步。”占卜的就是出征時是讓祖先神主先走,還是王先走。上揭卜辭是王在宗廟的門前迎接接受所獻的戰爭俘獲的戰利品時,是示(出征是所帶的祖先神主牌位)先於戰爭所俘虜的羌人先進入宗廟,還是示和羌同時進入。武王伐紂的牧野之戰是帶著文王的神主的,這是大家熟悉的,《逸周書·世俘解》省略了神主。

綜上,卜辭和《逸周書·世俘解》相互比較,我們可以把獻俘的順序粗略概括如下:

--馘。

 

 



[1] 高智群:《獻俘禮研究》(上),《文史》第三十五輯,中華書局,1992年,第1-20頁。

[2] 許進雄:《甲骨綴合新例》,《中國文字》新一期,藝文印書館,1980年,第73頁。

[3] 謝肅:《<世俘>“皆施佩,衣衣,先馘入”解》,《中國史研究》2017年第1期。

[4] 謝肅:《<世俘>“皆施佩,衣衣,先馘入”解》,《中國史研究》2017年第1期。

 



点击下载附件: 1816付强:小議《合集》32036中的“示先羌入”及有關問題.doc

下载次数:11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16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