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王寧:𡡐盤銘文補釋
在 2017/7/24 23:51:59 发布


𡡐盤銘文補釋


(首發)


王寧


棗莊廣播電視臺


 

吳鎮烽先生《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下簡稱《銘圖續》)中收錄一件春秋晚期的𡡐盤(編號948),2013年湖北隨州市曾都區文峰塔曾國墓地出土,[1]是曾國的一位女性貴族“𡡐”作的器物。

銘文中有一句是“余徑君之元女”,其中的古文,《銘圖續》釋文作“邞”。趙平安先生在《𡡐盤及其君考》一文中釋“”,認為即上博簡《成王為城濮之行》中的“太”(字或從殳),相當於《左傳》中的“蔿”。[2]後石小力先生《〈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釋文校訂》(下簡稱《校訂》)同意趙先生的釋讀,說:“《銘圖續》誤釋為‘邞’,簡報釋為‘’,趙平安師進一步釋為‘’,甚確,清華陸《鄭文公問太伯》太伯之“太”作可證。”[3]

這里面的問題是,楚簡的“太”字均作“”形,是在“大”的右邊相當於胳膊的橫筆上加一豎筆,而這個字所從的是“頸”,是在“大”上面的豎筆右側加一橫筆,二者判然有別,恐不能當成一個字來看。

該字所從的字形,又見於《楚帛書》甲篇的“http://www.gwz.fudan.edu.cn/ewebeditor/uploadfile/articles/2013/09/06/20130906121245686001.png”字,左從血,右旁就是這個字。對於此字諸家說法很多,[4]筆者認為就是“傾”,在帛書中無論是從文意還是用韻上都比較合適。[5]不過當時的看法不成熟,認為“這個字不是個形聲字,而是個會意字”。現在看來,“”的字形是在人形的“大”字相當於頸的部位加橫筆作指事符號,應是“頸”的表意初文,它很可能是從甲骨文“QQ图片20170220115146”(合16846)、“QQ图片20170220114954”(合補1120)這個字形演變而來,這個字《新甲骨文編(增訂本)》收入“夨”字下,[6]但是和“夨”的字形差距很大,當是“頸”字,其中《合》16846上共有7條卜辭,其中第五條云:“癸丑,貞旬亡咎。王乩曰:……率頸于卜”,末句蓋讀為“率經于卜”,皆經過了占卜之意。楚簡中的寫法只是把上面的豎筆拉直,旁側的半個圓圈變成了一橫筆,都是為了書寫便利的緣故,故應是“頸”字。

《楚帛書》甲篇中的那個字應該是“剄”的或體,《說文》:“剄,刑也”,段注:“按許意‘剄’謂斷頸,刑之至重者也。”《玉篇·刀部》:“剄,以刀割頸也。”“斷頸”、“割頸”則必流血,故字從“血”從“頸”會意、“頸”亦聲。“剄”在《楚帛書》中讀為“傾”,二字見溪旁紐雙聲、同耕部疊韻,屬於音近通假。

那麼𡡐盤中的這個字當分析為從邑頸聲,它很可能就是包山楚簡中所見的“䣆”字的或體。包山簡中“䣆”是邑名,凡三見:

1.䣆公嘉之告,言之攻尹。2.159
2.
䣆列尹2.162
3.
上䣆邑人周喬。2.188 [7]

由此可知包山簡的時代“䣆”已經是楚國的一個城邑,可能還分為“上䣆”和“下䣆”,其主稱“公”,“嘉”是其名,“䣆公嘉之告,言之攻尹”與下文“陳興之告,言之子司馬”句例同。𡡐盤中的“䣆君”可能也就是“䣆公”,大約春秋時期是楚的一個小附庸國,也稱“君”,戰國時代是一個屬邑。

盤銘里說:“余䣆君之元女”,是器主𡡐的自我介紹,言自己是䣆君的長女。𡡐在曾國作器,她應該是曾侯的妻妾之類,地位比較高,曾国是姬姓,那么䣆應該是曾的異姓,故曾、䣆得通婚,只是䣆的具體位置待考。

𡡐”是器主名,也可能是姓,《大戴禮記·帝系》和《史記·五帝本紀》中載昌意之妻、顓頊之母名“昌僕”,《廣韻》、《集韻》里作“𡡐”,現在看來從“女”的字形可能更古老,懷疑與百濮有關。

盤銘“女”後一句,《銘圖續》釋文作“余賈侄囗俌”,讀不通;趙平安先生釋文作“余周室俌”,第四字讀為“介”亦訓“輔”,《校訂》從之。其中中間的三個字原字形分別如下:

    

從字形看,第一個字形當從趙平安先生釋“周”;第二個字從至從人,右邊的“人”旁有同銘的“保”字所從可資參證,當從《銘圖續》釋“侄”;第三個字形上部應該是個變形的“人”形,應該是“及”字,這句當是“余周侄及俌(輔)”。

曾國是南宫适後人所封,周王室的同姓,[8]《左傳·僖公二十四年》說:“昔周公弔二叔之不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周公大封同姓諸侯,諸姬姓國都是周的“蕃屏”,也是輔佐,《潛夫論·五德志》里說:“周、召、虢、吳、隨……,皆姬姓也”,其中的“隨”就是曾國,大約曾侯是周王的侄輩,又是周的蕃屏、輔佐,故曰“周侄及俌(輔)”。

蓋此時𡡐嫁到曾國,她既是䣆君之長女,又是曾國國君的配偶,是曾國人,故先說自己是“䣆君之元女”,又說自己是“周侄及俌(輔)”,當是隨夫所稱。

所以,盤的銘文當為:

隹(唯)曾八月,吉日隹(唯)亥,余䣆君之元女,余周侄及俌(輔)𡡐𢍰(擇)其吉金,自乍(作)滕(浣、盥)盤,永保用之。

 

 



[1]吳鎮烽:《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第三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年,301-302頁。

[2]趙平安:《𡡐盤及其 君考》,《中國史研究》2016年第3期。

[3]石小力:《〈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釋文校訂》,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2016-11-06. http://www.tsinghua.edu.cn/publish/cetrp/6831/2016/20161106193606520128251/20161106193606520128251_.html

[4]參劉波:《〈楚帛書·甲篇〉集釋》,吉林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94月,118頁引諸家說。

[5]王寧:《釋〈楚帛書〉中的“傾”》,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2013/9/6. 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2103

[6]劉釗主編:《新甲骨文編(增訂本)》,福建人民出版社2014年,604頁。

[7]湖北省荊沙鐵路考古隊編:《包山楚簡》,文物出版社1991年,29頁、31頁。

[8]黄凤春、胡刚:《再說西周金文中的“南公”——二論葉家山西周曾國墓地的族屬》,《江汉考古》2014年第5期。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7年7月24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7年7月25日

点击下载附件: 1803王寧:女菐盤銘文補釋.doc

下载次数:27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16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