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陳治軍:清華簡《趙簡子》中從“黽”字釋例
在 2017/4/29 10:37:01 发布

 

清華簡《趙簡子》中從“黽”字釋例

 

(首發)

 

陳治軍

安徽大學

 

清華簡7《趙簡子》中有一個字,從宀、黽、廾,隸定作“”。

(《趙簡子》簡1)辭例:(趙)柬(簡)子既受 (將)軍,才(在)朝。

(《趙簡子》簡2)辭例:今(吾)子既為 (將)軍已。

整理者認為:

字係首見,由宀、黽、廾三部分組成。根據楚文字的用字習慣,此字也可以隸作,分析爲從宀、從龜、從廾三部分。“黽”或“龜”很可能是聲符,可以沿著這個線索去解讀。簡文中作將軍的限定語。一説“”從蠅省聲,讀爲“承”,訓爲“繼”,受承指繼承,“將軍”係動賓結構。[1]

程浩認為:《趙簡子》中的這個字从“黽”得聲,或可讀為“孟”,訓為“長”,作為“將軍”的修飾限定語。[2]

在清華簡7《子犯子餘》中有一個從“宀”從“黽”從“日”的“”字:

(《子犯子餘》簡11-12)辭例:用果念(臨)政九州而君之

整理者認為:

“政”讀為“正”。《周禮·宰夫》:“歲終則令群吏正歲會。”鄭玄注:“正猶定也。”“”不識疑讀為“承”或讀為“烝”。《詩·文王有聲》:“文王烝哉,”《毛傳》:“烝,君也。”[3]

也以前出土的楚簡中也有一些從“黽”得聲的字。

《郭店·窮達以時》簡7

辭例:白(百)里遺五羊,為(伯)(牧)牛,(釋)板柽而爲卿,(遇)秦穆

”整理者隸定作“”。釋“卿”爲“朝卿”[4],裘錫圭認爲字從“黽”聲,讀“卿”爲“名卿”,[5]宋華强隸定作“”,認爲《窮達以時》的“卿”除了可以讀爲“名卿”,還有另一種可能性,就是讀爲“命卿”。[6]馮勝君認爲字從“龜”聲,讀爲“軍卿”[7],禤健聰讀爲“耆卿”[8]。均有可商之處。

包山竹牘1140,何琳儀隸定作“繩”,包山竹牘(1):“繩紴”、包山簡作“黽”,黽皮。[9]劉信芳也認爲“”字又作“”,包山楚簡270:“二(鞁)”、273簡:“鞎、鞅,韋,。” ,疑讀爲“繩”。[10]這些觀點都是正確的。

我曾認為:

郭店楚簡“”與“”同,即是“繩”,“繩”可訓“正”,《書·囧命》:“繩愆糾謬。”《疏》引《正義》曰:“木不正者,以繩正之。繩謂彈正。”“卿”讀作“正卿”,“正卿”即“政卿”。

《左傳·文公七年》:(晋郤缺言于趙宣子)子爲正卿,以主諸侯,而不務德,將若之何?《國語·晋語八》祁午見(范宣子)曰:“晋爲諸侯盟主,子爲正卿,若能靖端諸侯,使服聽命于晋,晋國其誰不爲子從,何必和?”從《國語》知范宣子時爲“上卿”,可見“上卿”即是“正卿”。 [11]

從上文我們可以知道“繩”可以訓“正”,“正卿”即是“上卿”。從音理上分析,他們也有關係。

《詩·大雅·緜》:“其繩則直。”鄭箋:“乘,聲之誤也,當為繩也”。《釋文》:“繩本或作乘。”《老子》十四章:“繩繩不可名。”李榮《老子道德經注》:“繩繩作乘乘。”[12]《易·咸·象傳》:“滕口說也。”《釋文》:“滕,九家作乘。”《呂氏春秋·舉難》:“則問樂騰與王孫茍端孰賢。”《新序·雜事四》樂騰作樂商。[13]《爾雅·釋天》:“在庚餘額上章。”《史記·曆書》:“上章作商橫。”

清華簡7《趙簡子》中的“”字,從“黽”得聲,也可讀為“上”。《趙簡子》簡1這段話可讀為:“趙簡子既受上將軍,在朝。”《趙簡子》簡2:“今吾子既為上將軍已。”與趙簡子的身份及史實相合。

在清華簡7(《子犯子餘》簡12)中“政”不必改釋為“正”。可讀作“用果,臨政九州而朕君之。”意是用這樣的方法結果則可臨政九州而君臨天下。可謂文通字順。

 

 

 



[1]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編、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七)》,中西書局,2017年,第108頁。

[2] 程浩:《清華簡第七輯整理報告拾遺》,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網站。http://www.tsinghua.edu.cn/publish/cetrp/6831/2017/20170423070443275145903/20170423070443275145903_.html

[3]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編、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七)》,中西書局,2017年,第98頁。

[4]荊門市博物館:《郭店楚墓竹簡》北京,文物出版社,1998年,145頁。

[5]裘說見下馮勝君引。

[6]宋華强:《楚墓竹簡中的“”字及“”字》,簡帛研究網站,http://www.bamboosilk.org/admin3/html/songhuaqiang01.htm

[7]馮勝君:《戰國楚文字“黽”字用作 “龜”字補議》,《漢字研究》第一輯,學苑出版社2005年,第477-479頁,裘說見馮勝君引。

宋華强:《楚簡中從“黽”從“甘”之字新考》,簡帛網,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494。認為“蠅卿”仍可依上引馮勝君先生說讀為“軍卿”。

[8]禤健聰:《戰國楚簡字詞研究》,中山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6年,第7頁。

[9]何琳儀:《戰國古文字典》中華書局,2009年,第732頁。

[10]劉信芳:《楚簡帛通假匯釋》,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2月,28頁。

[11]陳治軍:《釋“圣朱”及從圣的字》,《漢語言文字研究》,第一輯,上海古籍出版社,330頁。

[12]高亨:《古文通假會典》,濟南,齊魯書社,1997年,32頁。

[13]高亨:《古文通假會典》,濟南,齊魯書社,1997年,42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7年4月29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7年4月29日

点击下载附件: 1765陳治軍:清華簡《趙簡子》中從“黽”字釋例.doc

下载次数:102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