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紀帥:古璽辨偽(二)
在 2017/3/10 21:14:24 发布

 

古璽辨偽(二)

首發

紀帥

鄭州大學文學院

 

藤井善三郎《有鄰館古璽印精華》7號收錄的“庚都右司馬璽(如下圖)”亦為偽品,原書著錄:“戰國,銅印,雙蟠螭鈕,鏨刻,1.90mm*2.0mm*11.8mm”。此璽亦被丁佛言《說文古籀補補》所誤收。[1]

1、考該璽文字,作偽者不明字形,雜糅了燕齊兩系風格。“庚”字,外形取自燕璽[2],卻受《說文》訛變字形影響,从二“又”[3];“都”字字形出自燕璽;“右司馬璽”四字明顯出自齊系古璽,馬字左下角缺一筆,也是造偽者不明字形所致[4]

2、考該璽風格明顯仿齊璽,而“庚”卻為戰國燕地名,曹錦炎先生認為“庚都”当在庚水流域,庚水正在燕境内[5];何琳儀先生認為“庚”應讀作“唐”,在今河北唐縣,戰國亦屬燕[6]。“都”是指有城郭的大邑,地名称都,是燕玺的一大特色[7]。傳世“庚都”的燕官璽有另有“庚都右司馬”,“庚都厃”[8]

3、從藝術角度考察,該璽“都”、“右”二字長線條軟弱無力,極不自然;“庚”字結體也極其不自然;從璽印章法上看“庚都”二字與“右司”二字之間安排很不協調,是作偽者未區分燕系與齊系文字,入印不能統一所致。

綜上所述,該璽是偽品無疑。《有鄰館古璽印精華》這兩方偽印使我們認識到,在使用《說文古籀補補》這類早期古文字書的時候,一定要分清器物的真偽,尤其在是字書收錄之後,器物流落到了國外而不易見著錄的情況,往往會被我們忽視。

                     

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紀帥于鄭州大學松園宿舍

 

 



[1] 丁佛言《說文古籀補補》,《說文古籀補三種(附索引)》,中華書局2011年,157頁下。

[2] 羅福頤《古璽彙編》,文物出版社1981年,00590117號。

[3] 許慎《注音版說文解字》,中華書局2015年,310頁下。

[4] 參《古璽彙編》00590017等燕璽“都”字,0041齊璽“右司馬璽”。

[5] 曹锦炎《古玺通论》,上海書畫出版社,147页。

[6] 何琳儀《戰國文字通論(訂補)》,江蘇教育出版社2003年,109頁。

[7] 曹锦炎《古玺通论》,上海書畫出版社,140頁。

[8] 參《古璽彙編》,00590117號。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7年3月09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7年3月10日

点击下载附件: 1749紀帥:古璽辨僞(二).doc

下载次数:7

  • shenhao19 在 2017/3/13 7:30:56 评价道:第1楼

    這方璽印單從文字上“馬”“庚都”來看雖然屬於燕系和齊系文字,但是從這一現象出發未必就是偽造的,歷史上齊國曾經佔據過燕國領土,《孟子》稱“齐人伐燕,胜之。宣王问曰:‘或谓寡人勿取,或谓寡人取之。以万乘之国伐万乘之国,五旬而举之,人力不至于此。不取,必有天殃,取之何如?’”,如確實為真品,正是這一時代的產物。

    不過考慮字的結構這方偽造的可能性還是較大的。

RSS订阅 | 隐私条款 | 通用条款 | 投诉及建议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16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网站邮箱: 您是第1950000+ 位访问者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